注册

我的戏剧结:如果我疯了,就让我一直疯下去吧


来源:凤凰天津

我叫孙仲安今年28岁,是一名普通的汽车制造工人工龄十年。 达里奥·福是我的治愈系 来天津大剧院看戏是去年四月份左右,四月末。那阵刚失恋心情比较阴郁,非常失落。人啊有负面情绪就要排遣。晚上

我叫孙仲安今年28岁,是一名普通的汽车制造工人工龄十年。

达里奥·福是我的治愈系

来天津大剧院看戏是去年四月份左右,四月末。那阵刚失恋心情比较阴郁,非常失落。人啊有负面情绪就要排遣。晚上7点到家吃完饭后我会坐到电脑前一直玩到凌晨两三点。我的作息时间很稳定,我能做到工作游戏互不影响,在这点上我一直很佩服我自己,我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员工。对,是的。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大多资源都是免费的,免费的游戏,免费的电影等等等。我在这里我要多说一句我不想把生活上的颓废的原因全部推卸给情感的受挫,因为这个样子的我以前我也有过很久了。

好吧都过事都去过了不谈这个了,咱们继续接着谈,我在网上贪婪的搜索着任何可以给我带来快乐消磨时间的资源。我在网上找种子,找电影的过程中我幸运的接触到了话剧,人类智慧和文明的结晶伟大的艺术。最早看到的是北京人艺的《茶馆》。于是之,蓝天野,英若诚这几个老家伙不知道对我使用了什么样技能,一下子就把我媚惑了。看完之后我居然情不自禁的开始模仿戏中的片段就像魔法一样,戏剧的力量真实神奇。

要说真正让我走进天津大剧院的还得要感谢达里奥·福这位伟大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所创造的话剧《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当时我看在网上看了孟京辉导演的那个版本。年青人么注定很上进的,求知探索欲望强。后来就在网上继续搜索达里奥·福相关的一些知识和信息。巧了!结果搜索到天津大剧院有达里奥·福的一个戏《小房大时代》。这个是中国戏曲学院的版本。这是我在天津大剧院看的第一部话剧。原来生活中居然还有那么更美好的事物等待着被我们发现。亲爱的朋友们啊,如果大家允许的话,我想告诉我能告诉的每一个人,如果有了时间您应该带着您和您家人走进剧院看一场话剧,感受体验下这种气氛。人生中错过何尝不是一种失去。

音乐给我带来了内心的宁静

后来只要时间允许有什么我就看什么,工作时间不允许请假我也去。交响乐、歌剧、话剧、芭蕾舞、钢琴、音乐会。像一个吃糖没有节制的孩子统统的不能错过。瞬间爆炸!我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假冒伪劣的伪文艺青年。心情从苦闷的忧伤转到澎湃的激情,一团火开始在我心里燃烧。那种感觉很神奇,充满了戏剧性。如果一个人浑浑噩噩走完了一生,心情还特别良好,那真可以说是造物主最伟大的恩赐。多年以来我饱受痛苦的记忆和失败的阴影的困扰,苦恼着紧缩着眉头,一直不开心着。在恢复灵魂上没有什么比音乐更好的治疗手段了。

在天津大剧院第一次给我触动的是来自澳大利亚的女钢琴家,菲欧娜乔伊。(网上的名字叫菲欧娜乔伊霍金斯,她一直竭力的告诉所有人,不要再叫我菲欧娜乔伊霍金斯,叫我菲欧娜乔伊,我离婚了。)当我在音乐厅闭上眼睛聆听音乐时,那一个个动听的音符滋润了我沙漠一样的心灵。五线谱宛如溪流在流淌,这音乐像展开的画卷——海浪拍打着海岸,清风吹过郁郁的森林,潺潺的小溪,河边青蛙的鸣叫,五颜六色的花啊,叫不上来名字的草啊是那么的美丽,唯有自然,自然的宁静。宁静带来内心的安静。

剧院是记忆的工厂,人在精神层次上追求的快乐是平等的

今年我最期待的是德国邵斌纳剧院的《理查三世》。如果有人要问为什呢?我敢肯定您一定是错过了去年的《哈姆雷特》。说个《哈姆雷特》一个演出的小片段,这个戏由于剧情连贯性的需要,演出2个多小时中间没有休息。坐我前面有个小姑凉,离席可能要去洗手间。不巧被台上疯魔附体的哈姆雷特王子看见了!您猜怎么着?哈姆雷特手里拿着宝剑就径直冲到了台下,来到小姑凉面前说:“你要去哪?我跟你我跟一起去!”然后把宝剑交给了领位员,我以王子身份命令你谁走砍死谁!随后开始恐吓全场观众:“谁都不准走!今天谁走我跟谁玩命!不要着急,我这就回到台上去见我的母后。”相信我朋友,如果您在现场经历了这一切,您收获的喜悦直到今天也会和我一样,每当回想起来像一小袋璀璨的钻石被打开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如同灯塔一样指引着通往彼岸的道路。

从看戏来说,我追求的一种记忆。剧院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记忆的工厂。这里制造是精神,通过舞台包装后呈现给观众。精神与物质在消费的过程中也许是一样的,但是结果却有着本质的不同。我们在购买物质的消费的时候,是一种在人前炫耀的东西,物质是最容易被剥夺的财富,而精神上面的层次财富永远是属于自己的,是无法被剥夺的。纵然那些人可以打垮你的精神,留下疤痕和痛苦夺走你的快乐,但是却永远无法据为己有。人在精神层次上追求的快乐是最平等的。

我想在剧院过海上钢琴师一样的生活,这里有我想要的一切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大剧院人员不是特别充足,正好我的本职工作也是跟安全这块有相通,况且我还拥有着一米八三和美国队长一样伟岸的身躯健康的体魄。我就找到钱院长,钱院长问问后台需不需要人帮忙,我在大剧院后台帮忙的日子就开始了。我再也不想回家再玩电脑了,没意思。在剧院这个高雅环境里工作不经意间你就会收获满足和快乐,能看到平日很多看不到的事与物。演出结束观众退场离开后,剧院后台的工作却还没有落幕,依旧紧锣密鼓火爆的进行中。绝大多数的演出团队都是演出结束后当天就要装车回家。国内国外都一样。国外的还要更加紧一些,因为老外他们要“打飞的”回家。大剧院所有的员工都加上还一百多人,这样就直接促成了各个部门的人都要动起来,后台干活的不是这个部门的总监就是那个部门的经理,在这些人中不乏有很多我国重点大学的高才生。当然还少不了钱院长。我们一起“大力出奇迹”这帮小伙子们死壮死壮的,一套南楼煎饼果子有时一干就是凌晨四五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来到天津大剧院对我来说整个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整体都在提高,刚才我也说了,周围都是著名大学的高才生,我这个人也是爱说话。在和大家交流的过程中我有了一些新的认识,新的思想。我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知。实事求是的说他们的出色像一双双有力大手抓住了我的喉咙,让我觉得呼吸都很困难。我站在舞台上面对空无一人观众席开始全面审视自己,再次开始思考人生,我扮演的又是怎样的角色——我今年已经28岁了,过去那些免费的舒适的生活,其实消耗的是我宝贵青春的热血和成功希望的可能,家畜的安宁,虚伪的繁华。

生存还是毁灭,去死去睡,过去的是时候结束了。我有了个念头,我要重新开始学习,也许永远追不上和其他人的差距,但是终点线我还是要跃过的。原本不爱学习的我开始看书,开始背英语单词。后台这帮外国人天天哇啦哇啦的,咱就真的一句听不懂啊。我真想过去给他们说段相声交流下文化。追啊,追啊,追啊如此的疲惫。我努力用心都去做着每一件事,结果却不都是太好。这种感觉非常之不爽。我渴望得他们的认可赞赏的目光。一切都在朝着好的一面发展,就如锻炼身体后肌肉的酸痛。我依稀清楚的记得当我第一次从剧院的六号门走进剧院时我内心的喜悦超越吹散了我所有的苦闷,我再一次感到自己的存在。有的人说我得了癔症疯了,义工又不给钱你没事瞎跑什么。我要说,演出结束后看见上千人起立鼓掌向演员致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样的场景我相信会让任何人都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您没有这种感触也不要紧。我还要告诉您,这种辛劳的疲惫带我走出了烦恼与忧伤;驱散了虚无空虚如同死亡的生活的阴霾。和所有不记个人得失剧院做出贡献的人一样,我们都疯了。

剧院对我来说是一剂良药。如果我真的疯了就让我这样疯下去吧,我愿意一疯再疯。一直有个梦想在大剧院过海上钢琴师一样的生活,这里有我想要的一切。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张甜]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