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公的面子》:压碎了文人的骨头


来源:凤凰天津

3月4日、5日,火遍全国文化界的话剧《蒋公的面子》在天津大剧院歌剧厅上演,作为2016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的开幕大戏,《蒋公的面子》为天津观众呈现了一场关于家、关于国、关于政治、关于教育、关于文人

3月4日、5日,火遍全国文化界的话剧《蒋公的面子》在天津大剧院歌剧厅上演,作为2016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的开幕大戏,《蒋公的面子》为天津观众呈现了一场关于家、关于国、关于政治、关于教育、关于文人要不要给蒋公这个面子的叩击心灵的思想大餐。

1943年,陪都重庆,抗战时期。蒋介石亲任国立中央大学(1950年改名南京大学)校长,邀请中文系三位知名教授吃年夜饭。三位教授很纠结,他们中有的尽管痛恨蒋之独裁,但有求于蒋;有的不问国事,但爱好美食,听闻席上有好菜便难抑激动;有的愿意赴宴,但放不下架子,要拉另外两人下水……去与不去都很为难,要不要给蒋公这个面子呢?1967年,旧都南京,“文革”时期。彼时的三位教授为此事遭受审查,他们对是否受到蒋介石邀请和是否赴过蒋介石的宴席各有不同的回忆。

四名角色彼此间矛盾重重

民国的文人,在今天有些极端的眼光看来,似乎很多都是无法适应社会的“低能儿”——正所谓百无一用。除了写几篇文章骂骂人,发发牢骚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能量。甚至相互之间为了不同的一个理念,就能口诛笔伐到割席分坐,老死不相往来,诚如剧中的三位;更有甚者,直接上演“全武行”,来个君子动口也动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了你再说。前者如陈独秀与黄侃;后者如熊十力与废名,这二位先生尤其“刚烈”,据说曾互掐脖子,差点背过气去,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但是,民国的文人,确实是有两把硬骨头的。具体表现为:冲冠一怒,即使你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样不屑一顾;就算被关进金鸟笼,也和你“非暴力不合作”到底。从章太炎把袁世凯送的大勋章贬为扇坠,到朱自清宁可饿死,也不吃美国的救济粮,此等倔强之气,足可见一斑。

纵使百无一用,纵使人微言轻,纵使穷困潦倒,也坚持自己的信念,毫不退让。这,就是民国文人的脊梁。 

时任道的焦虑溢于言表

这份文人精神,都浓缩在了时任道这个角色的身上。

面对纷乱的时局,蒋公的邀请,三人反应各异:卞从周主动迎附,明确要去;夏小山寄情饕餮,犹豫再三;只有这个时任道,自始至终态度明确,与蒋不合作。

这个人,就是那个时代文人的代表。正所谓“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但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比如时任道,最大的弱点,就是他的命根子——藏书。藏书可能被付之一炬,这使他焦虑万分。和另外两位主角不同,他的藏书虽散失了大部,但精华的尚存,还有那么一丝希望挽回,这对他来说,无疑就像悬崖边的一根稻草,不管怎么样也是要抓住的。他虽可“不食周粟”,但不能“一日无书”。

但他明显是不愿借助蒋的力量,虽然在种种条件的制约下,这是唯一的办法。

剧情的最大矛盾点,始终是“去不去赴宴,给蒋介石这个面子”。而这个矛盾,经过了各种唇枪舌剑后,在时任道重重的一声叹息中,得到了解决。

这个三人之中傲骨最硬的人,即使一穷二白也没向同僚开口的人,为了自己的藏书,把自己的自尊放下了,以压碎自己的傲骨为代价,支撑起了蒋公的面子。

这也注定了这部剧,实质是个不折不扣的悲剧。所以看到后来,虽然笑点仍层出不穷,却让人眼中含泪。

不给蒋公面子的人,也是有的,而且剧中也提到了,那就是刘文典——不光不给蒋公面子,甚至打了蒋公的脸。据某些更具传奇色彩的史料记载,蒋公不忿之际,曾掌掴刘公;刘公亦不甘示弱,以撩阴脚反击…实在是给文人出了一口气。

但时至今日,此等傲骨铮铮之学者,却似乎日益减少。多沦为庸碌堆砌辞藻,谋取晋升之辈。对此,只能以古人之口言之,虽则情景迥异,然亦可所指:

“缙绅而能不易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

                                                                 ——《五人墓碑记》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兴]

标签:蒋公 面子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