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The Money》:这一夜 你是否选择沉默?


来源:凤凰天津

浸入式戏剧的魅力在于永远不怕剧透,因为结局都不相同。在这里我只评价我今晚看的这场。先说规则,参与者分为“捐赠者”与“沉默的证人”,捐赠者的票价是180,

浸入式戏剧的魅力在于永远不怕剧透,因为结局都不相同。在这里我只评价我今晚看的这场。先说规则,参与者分为“捐赠者”与“沉默的证人”,捐赠者的票价是180,但是必须捐出不低于100元的捐款,15名捐赠者必须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对捐款做出一致的决定,把款项交给一个捐赠人实施方案,否则,捐款会落入下一场的演出之中,沉默的证人若是想参与决策必须捐钱,捐赠者也可以放弃捐款成为沉默的见证人。

《The Money》就是一场完美的社会实验,模拟或隐喻了现代民主国家或者英式民主政治游戏规则,在这个封闭的剧场内,游戏设计者就是幕后掌权者,捐赠者就是政客,沉默的证人无疑便是沉默的大多数“捐钱”的动作其实就是税收。捐款的决定权掌握在政客手中,每个捐款人都会像政客一样提出政见决定这至少1500元捐款的去向,也就是说政客是有风险也有收益的,可能失去至少280元,也可能赢得1500元(至少)的掌控权,但幕后掌权者是稳赚不赔的因为政客拿去的只是1500元的捐款,而沉默见证人与捐赠者的票价加起来至少有1万元;沉默的大多数是稳赔不赚的,在这场演出中,付出最多,完全无回报,当然你也可以再捐100元成为捐献者也就是“政客”,但是并不能保证你的“提议”或者“政见”可以得到采纳,所以一开始选择作为“沉默的见证人”,就注定了在这场游戏中是输家中的输家的角色。你可以将这场游戏理解为英国上下议院(捐赠者是上议院,见证者是下议院)的财政计划的产生,也可以引申为更广的社会。

再说今晚游戏进程和乌合之众的诞生,简直是精彩绝伦,气氛一直紧张,冲突此起彼伏,甚至还爆出了诸如“你的信仰在我眼里一文不值!”这样激烈的台词。更重要的是结果。

开始大家都没搞清楚这场游戏的规则。很多观众到现场是为了看一场戏消遣一下,捐赠者成为捐赠者是因为游戏设计者先卖了“沉默见证者”的票,有些捐赠者到了现场才知道这戏根本没演员,只有个英国妞宣布了一下规则,说钱放这了,怎么花你们定,就1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后决定不了那我就把钱拿走,决定了那就请你们喝红酒庆祝。其中就有成为捐赠者的人觉得为什么tm的我花钱还要像演员一样演,立即就有两个捐赠者提出我要拿回我捐赠回到“观众席”中。随即有人发现为什么金钱的数量跟人头不一致,不是说好的每人至少100么?为什么有的捐赠者虽然买了捐赠者比较便宜的票,但是却没有捐赠100元,反而跟我们一样坐在捐赠者之中成为决策者之一呢?很快在压力之下,没捐赠的人也捐钱了。这时“沉默的见证人”们对剧情爆发出了第一次掌声。当决策者们保证了公平说话的权利开始讨论钱款去向时,马上陷入了争吵、相互示好拉票各种自我介绍以及解读这场戏剧的意义之中,有人说这就是《十二公民》啊!有没有看过《十二公民》?最后能做出一个正确的决策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人提出把钱平分,作为看下部戏的补贴。有人提出一起去体验个什么。就这样时间很快过去了十分钟。终于有“沉默的见证人”受不了,交了100块提出“要有一个备用计划”如果商量不出结果建议捐给他认识的一个白血病人,这时“沉默的见证人”们爆发出了第二次大规模的掌声。很快政坛分为了“止损体验派”和“保底公益派”。但随即又有“沉默的见证人”捐款成为“捐献者”,反对“保底公益派”提出“保底”意见没有意义,并对“公益者”爆发出了“你的信仰对我一文不值”的激烈台词,但对怎么花这笔钱,他也没有意见,暂且称他为“反对派男”,还有一个反对派女。又有“沉默的见证人”捐钱上台警告这场戏“一定有托”还引用了亚里士多德关于悲剧的定义“沉默的见证人”们又爆发出了一次热烈的掌声。

但是真正成就这场荒诞剧使之成为荒诞剧,让《The money》这个变成一场闹剧或者政治寓言的,是一个自称是毕业于某戏剧学校的“老师”,他在本场戏中担任了真正的“政治小丑式的革命者”和“阴谋家”的角色,他首先用夸张的动作与语言吸引住了“沉默的见证人”的注意力,他提出这场讨论”必须以保证本场戏剧刺激”的目标,与“止损派”达成意见一定不能让钱留入下一场,争取了“反对派男”保证一定不能拿去“做公益”,因为这个提议太不刺激了!并提出首先把钱留下让公益者先在协议书上签名,把钱留下。然后让现场所有人“投票”把钱给本场演技最好的方案使用这样就“推翻”了游戏制定者的荒诞规则。这时现场沸腾了。但是究竟钱怎么用?依然没有定局。于是一个个人轮流说出自己的意见。有人说如果钱留下以后可以用成本价从自己的店里带一套礼物,有人说钱留给他们,他可以出一本册子,反对派女意识到了“捐款”其实就是“税收”,但是她还没有想到方案,就被”阴谋家”以时间紧迫的理由催促pass,“小丑”提出钱若是给自己一定会在接下来的德国旅行中给大家带回等值的礼物。

终于,时间到了。游戏策划者宣布钱留了下来,现场响起了音乐,剧院工作人员呈上了葡萄酒。“沉默的大多数”与政客都陷入了成功的喜悦中,他们喝着酒一起庆祝钱留了下来,并推举本场戏剧演技最好的“小丑”为演技最好的人,钱落入了他的手中,他感谢大家的支持与信任,并保证“钱一定会像他保证的那样,给捐献者从德国带回礼物”,“公益派”“反对派”“体验派”这时统统不见,政客们开心的拉了一个微信群成为了朋友,沉默的大多数相继离场。

我是最沉默的见证者,我跟大家一起笑,一起鼓掌。当我离开剧院,开车行驶在黑暗的路上,想假如他不给大家带礼物会怎么样?钱在他手里,签名的却是“公益派”。这时我才明白了一切。

社会中人们对一个本身荒谬的制度的容忍度远远高于“不公平”

我就是乌合之众

人人生活在体制之中,你的工作就是你。人的职业思维真的决定了人的命运,公益派的职业是工人,他本以为他可以通过公益的提议、广泛的人缘以及“我有信仰”取胜,(此人是大剧院常客,在场人中他认识的人最多),但是最终却落得一个“你的信仰在我眼里一文不值”的回应,现场并没有人反驳这句台词。心理咨询师像个知识份子他最先发现了这个体制中不公平不合理的一些地方,在整场游戏中有一些精彩的表现,但提议也是知识分子式的,要将得到的钱做成一册书,学生是天真的反对派,在场的三个学生中,一个提醒有托,两个只是表示反对保底意见,但是也没能有解决的提议,反对派女注意到了这场游戏真正寓意,但是发言被“小丑”带过,真正操控现场的气氛只有“小丑”,他的工作与戏剧相关,成功的政客本质上是成功的演员。

在一个人人都不信任对方的社会中,只有阴谋家可以得逞。他的面目可能是保证大家利益的革命者。

在微信群里,“小丑”晒出了他的手机膜:“我很感谢你看出来我是小丑啦,因为我确实很喜欢小丑这个角色定位,我的手机膜就是joker”。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兴]

标签:沉默 捐赠者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