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剧评 |《白鹿原》中有两条路 我选择“性本善”那一条


来源:凤凰天津

3月26、27日,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白鹿原》在天津大剧院上演(导演:胡宗祺),虽然众多剧评都说陕西版更原汁原味,两剧一本的编剧孟冰也更偏爱陕西版,但在观看完陕西版又补习了人艺版后,个人还是更喜欢北京人

3月26、27日,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白鹿原》在天津大剧院上演(导演:胡宗祺),虽然众多剧评都说陕西版更原汁原味,两剧一本的编剧孟冰也更偏爱陕西版,但在观看完陕西版又补习了人艺版后,个人还是更喜欢北京人艺版(导演:林兆华)。

一、 舞台背景

北京人艺版《白鹿原》剧照(图片源自网络)

北京人艺版《白鹿原》剧照(图片源自网络)

北京人艺版更写实、空间更开放:坑洼的土地、破旧的窑洞、单薄的小树、通红的晚霞、散落的车轱辘、木凳上的一只白瓷碗、以及最让观众印象深刻的,真的羊群、牛车从坡上爬过!正如原著中的一个场景描写:“牛拉着箍了一圈生铁的大木轮子牛车嘎吱嘎吱碾过辙印深陷的土路,迈着不慌不急的步子,在田地和村庄之间悠然往还”,京版《白鹿原》近乎将一个全景的白鹿村还原在舞台上,林兆华在排演前带领剧组演员去白鹿原采风的成果可见一斑。

林兆华也在某次演后谈中道出这样安排的目的:“我就是为了一个生活气息。这是一个生活气息,人是活的。我希望这个舞台也是真人,是活的。这么一个白鹿原上,在一个黄土的原上爬上几只羊,多生动啊!”

林兆华说:“这个小板凳可以当道具。”(图片源自西安晚报)

另外,本剧演员出场一改常规的左右两方上台下台,而是从四面八方走来、从观众对面的远方走来,更增加了整个空间的真实性和开放性,纵深性更强。而且演员在台上的站位也有了层次感,不是在平滑的剧院地板上,而是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在高低错落的土坡上,总之,在真实的场景里。

陕西人艺版更符号化、更封闭压抑:威严庄重的祠堂、悬在头顶的牌楼和“仪义白鹿村”的匾额、记载功德的石碑、不可碰触的祖宗牌位、高耸的青砖瓦房……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的舞台呈现集中在“祠堂”这一封闭性空间的建筑意象,它为整剧奠定了宗族的、宗法的、权威的、压抑的、管束的“迫害”基调。相比于北京人艺版的“把塬上的生活放到舞台上,一片土地,一个窑洞,一片苍凉,一群人,一群牛,一群羊,你想看什么,自己去找吧,慢慢去感受,慢慢去寻找”(孟冰语),陕西人艺版更像是把一碗已经调味好的臊子面端到你面前,酸甜苦辣咸是导演已经调好的,观众自我开拓、发散的空间更少些。

陕西人艺版《白鹿原》

另外,从现场的演出效果看,北京人艺版的真实场景“生于厮,长于厮,不动于厮”,虽然时间在发展,但大的空间背景是没有变化的,还是这片塬。因此在北京人艺版里,看到了时空的连贯性,演员在一蹲一起间、在左走三步右移两步间就完成了几年时间的过度。而在陕西人艺版中,因为不同的场景由不同的道具墙呈现,因此,过多的场景变换、墙走墙留墙转,不仅影响了演出的连贯性,观众与剧情之间的情感维系也一次次被“墙”打破了。

[责任编辑:吴兴]

标签:白鹿原 北京人艺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