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纳粹也是人,人人都有可能变成纳粹”


来源:凤凰天津

起下这么一个危言耸听的名字,笔者的内心是惶恐的。然而,若是你观看了《卡尔·霍克的影集》,聆听了马丁博士的讲座,或者你也会有一样的反思。 4月8日、9日,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暨林兆

起下这么一个危言耸听的名字,笔者的内心是惶恐的。然而,若是你观看了《卡尔·霍克的影集》,聆听了马丁博士的讲座,或者你也会有一样的反思。

4月8日、9日《卡尔·霍克的影集》在天津大剧院上演

4月8日、9日,第三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暨林兆华邀请展迎来了首部波兰戏剧,由波兰华沙跨大西洋剧团带来的话剧《卡尔·霍克的影集》亮相天津大剧院多功能厅,继3月初英国万花筒剧团带来的浸没式戏剧《The Money》为天津观众打开“开放的眼界”后,《卡尔·霍克的影集》再次用独特的戏剧形式为观众带来新的剧场体验和思想拷问。

照片逐张还原是片断性的,但整体剧情是连贯的

卡尔·霍克的这本影集主要拍摄于1944年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摄影师或是接到了指派任务、或只是个人兴趣,他的镜头对准了奥斯维辛集中营指挥官的副官卡尔·霍克,照片内容也以卡尔·霍克及其他党卫军的日常生活为主:聚会、野餐、喝酒、溜狗、练习射击……就像平日里我们每个人都会做的一样。只不过,他们在进行这些普通活动的同时,还在进行着另一项太不普通的活动。那些惨无人道的杀戮,不在照片里,它们隐含在照片的另一面。

导演(左)随时加入其中,依照照片对演员进行调整

编剧玛格扎塔·斯科罗斯卡-米斯祖克、导演保罗·巴尔格特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反差,他们对这些定格的照片进行研究、勾勒出每个人物的身份背景、延展当时的拍照情境,并把充满内心疑惑和冲突的对白赋予到人物身上,最终,《卡尔·霍克的影集》以犯罪者的视角出现在话剧舞台上。投影仪上是真实的历史照片,投影仪前是演员的历史再现。

多么“正常”的青年人生活

然而,演员真得只是在“表演”纳粹的日常生活吗?聚会、出游、喝酒、晒太阳……这不也是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吗?在台下的我们也只是纳粹的“观看者”吗?如果我们也生在那样的年代被赋予那样特殊的任务,我们能保证自己不是“参与者”吗?《卡尔·霍克的影集》不只是揭露灾难背后真实的一面,更重在对人性的拷问和探索。

在8日晚上首演结束后的演后谈中,主创人员也提到,他们从加害者生活化的一面为切入点去还原这段历史是在反思为什么人会灭绝人性,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相册中的纳粹军职人员也是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与其把他们当作“魔鬼”,他们更愿意还原他们作为“人”的一面,这更加发人深思。

从历史沉思中走出来的波兰戏剧

而为了让观众更好地理解波兰戏剧背后的深意,9日下午,波兰文化使者、Culture.pl亚洲事务部总监、拥有华沙大学汉学博士学位、将《庄子》、《列子》译成波兰文的马丁·雅谷比先生来到天津大剧院,做了一场《今日波兰戏剧——悲惨的战争与牺牲的意义》的讲座。马丁博士用自己流利的中文讲解了波兰的基本信息、二战中波兰的悲惨案例、二战之后的波兰抵抗、犹太人的大屠杀、二战带来的极端道德选择、波兰戏剧对今日世界的反映等内容,不仅让在场观众更熟悉了解二战中的波兰处境,马丁博士自己对人性的拷问也令在场观众唏嘘不已。

“为什么人类这样子对待其他人?为什么一个民族可以说另一个民族不是人,干脆把他们屠杀?怎么可能那么多人参与了这个东西,而且他们对这个所谓的工作感觉是一种责任,是帮助社会的一种责任……像《卡尔·霍克的影集》里的纳粹军人,他们觉得他们做得是好事,他们要让全世界更干净、更好,他们看不到他们变成什么样的怪物……影集里看不到他当怪物屠杀无辜的人的照片,反而看得到他微笑的照片、他和他的狗玩的照片、他和其他军人微笑聊天的照片,好像他过着非常正常的很愉快的生活,但通过历史我们知道他同一天做了什么,他参与了什么样的恐怖系统,这让我们开始想到,人的道德在哪?怎么人类可以制造一个系统让人非常简单地参与计划性地杀戮一个民族,把它当作是一个工作,上班杀人、下班回家休息,好像是这样,没有什么感觉。这并不是批评德国人,这是批评人类。刚好是纳粹、刚好是德国人做得,但最恐怖的事情是,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民族都有这个潜能。”

波兰文化使者马丁博士

在回答观众关于民族差异的问题上,马丁博士深思后,很沉重但充满希望地回答:“我觉得,接触人类越来越多,看得资料越多,就发现,人都一样。不管是中国人、日本人、波兰人、德国人、俄罗斯人,基本上人都是一样,无论是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哪一个语言,我们好坏都差不多。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都有伤痕,我们都有非常悲哀的故事,从这个事情应该从更大的距离来看,不是一个民族怎么样,不是一个国情怎么样,而是是不是有一定的条件,最恶劣的东西会出来,有没有意识条件,最恶劣的人集合在一起,拿夺权力,影响到别人,这个也涉及到政治等很多因素。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人,孔子就说,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是“义”,义是什么,是你应该觉得对得东西要做,那就没问题了。人本身有很多恶劣的东西,但也有很多漂亮的美丽的宝贵的东西,这是我们的选择,我们要用哪一个。”

在讲座中,马丁博士也扼要介绍了接下来将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的其它波兰大戏:《藏匿》、《阿波隆尼亚》、《殉道者》等。更多关于历史的发掘与人性的解读,凤凰天津期待与您一起发现更美好的可能。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刚晓䶮]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