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波兰浸没式戏剧在津“藏匿”:用皮肤去感受恐惧


来源:凤凰天津

2016年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有8部戏,其中一半为波兰戏剧,而四部波兰戏剧里,已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的《卡尔霍克的影集》、《藏匿》都与纳粹有关。4月8日、9日,波兰华沙跨大西洋剧团的《卡尔霍克的影集》从

2016年第六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有8部戏,其中一半为波兰戏剧,而四部波兰戏剧里,已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的《卡尔霍克的影集》、《藏匿》都与纳粹有关。4月8日、9日,波兰华沙跨大西洋剧团的《卡尔霍克的影集》从施害者纳粹党卫军的角度,通过日常生活的影集来反差体现二战历史。4月22日-24日波兰netTheatre剧团带来的《藏匿》则从受害者犹太人的角度,通过浸没式的演出形式邀观众一起切身感受心灵恐惧。

这种恐惧是什么?

在演出前一周,《藏匿》的恐怖氛围已经开始渲染,天津大剧院微信公众号通过连续的装台播报逐步透露演出场景从宽敞明亮的多功能厅到阴暗逼仄的破阁楼的时空转化过程,尤其21号晚自带阴森背景乐出炉的25张舞台最终效果图更是让观众害怕的不敢买票(其实票早已卖完,想买也是买不到了)。带着这种期待与恐惧,当晚,来自京津两地的媒体率先感受了这场“震颤”。

演出前(摄影:吴兴)

氛围的营造是从跨入多功能厅(非演出厅)的那一步就开始,往日明亮的灯光不再,观众凭着记忆与直觉于黑暗中慢步走下楼梯,在已准备好的演前谈空间里席地而坐,听主创讲述与此剧有关的故事。随着故事的继续,一拨一拨的人被带入“藏匿”空间。

逼仄的藏匿空间(摄影:吴兴)

大纸箱连成一片“天”压在头顶让人直不起腰、纷乱复杂的麻绳交错着不低下头可能会割断脖子、带着尘土和毛粘气味的空气直冲鼻孔骚痒出了喷嚏……这真不是一个舒服的空间,尤其观众也需要蹲坐在狭窄的空间里,腰酸背痛坐不住,但这点难受和集中营的痛苦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灯光全暗时,黑暗中静坐的演员突然化身野狗在人群中乱蹿乱叫,像被逼疯了要咬你一口;哭喊的演员似在发泄又似在慌乱中求助突然冲过来抓住你的胳膊;咚咚咚催命般震聋的敲门声让你身在现代都能马上把它和“抓捕”的信号划等号……浸没式戏剧的“强参与感”体验强烈。

是否还有希望(摄影:吴兴)

然而以上这些是最恐怖的么?

不是。

从此空间通往彼空间的那条通道才是。同样被大纸箱包裹起来,像是地道、像是下水道、像是通往一切未知的痛苦之道。于生死来说,这条通道似揭示的哲学意义是:死亡并不恐惧,恐惧的是走向死亡。而对戏剧来说,这条通道不仅是被带入剧中历史,更是对一种新的戏剧表现形式的揭秘。就是这条充满魅力的通道,使这部剧被邀请来到中国。

用什么去感受这种恐惧?

《藏匿》取材于导演帕维尔·帕西尼(Paweł Passini)的个人亲身经历,故事源自姨妈曾经跟他讲过的一个真实故事。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曾在犹太人居住区被一位战前非常著名的女影星伊莲娜·索尔斯卡救助。该剧以三条主线展开剧情:纪录片元素与导演姨妈对往事的回忆并行,并以虚构的场景展开;叙事以战争背景的视觉素材、穿插在剧情中的故事讲述、充分调动观众情感的现场音乐营造强大的剧场氛围;不断发展的次要剧情并未尝试创建一个完整并连贯故事。

她们仍然痛(摄影:吴兴)

因为语言的关系,可能观众对剧情的理解并不是那么清晰,但正如导演所说,“用皮肤去感受”,女孩们在你身边的嘶喊、抓住你胳膊时的颤抖、与你四目相视时眼泪都可以让人感觉到,虽然她们没有亲身经历过战争,但她们的内心依然战栗。就像22日晚看完演出后,鹦鹉史航在接受采访时所说:“《藏匿》给我的感觉就像你现在打的这个灯,尽管光明,但它非常刺眼,我想这就像犹太人在战争结束后看到的希望,是那般的另人不安。”

为什么这种恐惧在延续?

在真实的历史上,《藏匿》一剧中所表现的保护犹太人的波兰女演员虽然没有牺牲,但她保护的犹太人却未能全部幸免于难。《藏匿》导演在近日与《犹太人在天津》的作者宋安娜会面时透露,剧中保护犹太人的女演员在历史上确实是波兰一位著名的女演员,她在二战之后也非常著名,然而,《藏匿》一剧最耐人寻味之处即在于这位女演员在战后对自己保护犹太人的过往只字不提,而这也是全剧要探讨的问题之一:为什么她隐瞒了这一切?《藏匿》的编剧则表示,在波兰,像这样的故事有很多,像故事中女演员一样的波兰人也很多,而面对过去,多数当年的救助者和被救助者都选择三缄其口,他们希望通过该剧探索为何当一切过去,当初救助犹太人的波兰人和被救助的犹太人都不愿意再提起这些往事。

许多波兰人是这样认为的:每个家庭都有一些不愿意透露的秘密,特别是一些像二战这样残酷的往事,长辈们往往担心残酷会伤害到子孙,而子孙们则隐约感到并不愿意触及这样的往事,他们同样怕揭开这些旧时的伤疤会唤起长辈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此外,冰冻三尺的歧视与偏见也是造成这种缄默的原因之一,例如在波兰,有一部分犹太人的生活习惯乃至宗教信仰等各方面均已波兰化,他们对波兰抱有更强的认同感,这部分犹太人因此也被更加保守的犹太人视为“异端”“非我族类”。

我们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历史(摄影:吴兴)

在22日的演后谈,导演也与观众交流了现在依然存在的令人伤心的现象:在现在,大到种族之间、民族之间,小到邻居之间、朋友之间,歧视偏见依然存在,而且有时候从亲密无间到对立双方就在一夜之间;而且现在还出现了一种新的无奈现象,白人在街上训斥孩子会被周围人指责,而黑人在街上打骂孩子则无人问津,因为大家害怕指责黑人会被人指责种族歧视……

可怕的历史带来最可怕的事情,恐怕就是这种可怕在以不同的形式继续循环上演。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导演说:“教育孩子”。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杨文谦]

标签:波兰 浸没式戏剧 恐惧 战争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