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欧洲戏剧巨人三度来华 《英雄广场》揭穿文化假面


来源:凤凰天津

以《假面·玛丽莲》和《伐木》给中国文化界带来极大震撼的欧洲戏剧巨人克里斯蒂安﹒陆帕,于5月3、4日携立陶宛国家剧院来天津大剧院演出奥地利国宝作家伯恩哈德辞世力作《英雄广场》。 《英雄

以《假面·玛丽莲》和《伐木》给中国文化界带来极大震撼的欧洲戏剧巨人克里斯蒂安﹒陆帕,于5月3、4日携立陶宛国家剧院来天津大剧院演出奥地利国宝作家伯恩哈德辞世力作《英雄广场》。

《英雄广场》剧照

《英雄广场》是伯恩哈德生前创作的最后力作,以其犀利夸张和激昂猛烈地抨击,于1998年维也纳城堡首演时引起了巨大轰动。已自杀身亡的舒尔斯教授幽灵般笼罩在维也纳英雄广场边上的一家公寓里,全家在阴森、怪诞的氛围里被迫追问亡者的精神诉求,并以教授夫人的暴毙震撼结尾。陆帕再一次以精准控制的舞台运行,营造了一个夸张而真实的世界,于极度压抑静寂中迸射出炫目超能、直击腐败的戏剧力量。

汉堡《时代报》的一篇评论说:“没错,这出戏是夸大的……但是,只有那些真实存在的东西才能被夸大。从这个意义上讲,伯恩哈德是奥地利最尖锐的现实主义者,他的每一次争端都是他的胜利。”

《英雄广场》剧照

1938年3月15日,在英雄广场——维也纳的主广场上,阿道夫·希特勒公开宣布了“联合奥地利”,由德国吞并奥地利。五十年后,在英雄广场旁的一个公寓里,舒斯特一家举行了一场聚会。犹太教授舒斯特为了逃离纳粹离开奥地利前往牛津,若干年后被维也纳市长要求重返故里。然而,麻木愚钝的社会让他坠入一个精神上备受诅咒的王国。舒斯特教授的自杀便成了对于真相的揭示。往日的伤疤被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掀开,社会的畸形孕育了可怕的犯罪;无法返回去根除自己,去寻找生命的意义与家乡。这是无人根治的腐朽,从而导致人类灵魂与社会进程的难解变化。

托马斯·伯恩哈德,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剧作家,被公认为20世纪最伟大的德语作家之一,也是“二战”之后德语文坛风格最独特、影响力最大的作家之一。伯恩哈德有着超乎寻常的敏感与语言才华,在长篇大论的谩骂或讽刺背后,实则是他对艺术、社会近乎苛求的理想状态,在每一次痛击社会问题之前,必是他自己先遭受着腐朽的刺痛。伯恩哈德辛辣而机智的谩骂对象是权威、是得势者、是盲从而失去自我的追随者,甚至是他自己的无力感,也正是因为他能直指人心,他将自己的爱与痛都倾注于语言之中,犹如武器一般,它们具有威慑力、令人警觉,甚至灼伤名流们的骄傲。

《英雄广场》和《伐木》相得益彰,仍然有很多台词都刺痛观众的心,人物的语句充满了诗意与韵律,用大篇幅激昂的论调讽刺“愚蠢的公民”,或以疯癫和滑稽的状态揭示上层社会的虚伪,被标记为伯恩哈德揭示当代精神图画的特有手段:精细判断的艺术夸张让观众哭笑并进。

克里斯蒂安•陆帕以独特的作品风格,被誉为欧陆剧场界的巨人,是多项欧洲戏剧奖得主,长期导演俄语及德语系剧作或小说,并多次制作长时间的大型剧场作品。 2014—2015年,由陆帕导演的《假面•玛丽莲》和《伐木》参加曹禺国际戏剧节暨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以巧妙的构作与精湛的演技,有力诠释了“最好的戏长什么样”。

陆帕的导演从表象上始终虚构平衡结构,内在涌动的却是极度的不安与焦躁。他希望推动或耸动观者,却并不轻易撕破真相。这一次,陆帕仍然选择了他最喜欢的切入方式去开场:主角的死亡和对于细节引导逐步进行的调查。像他往常的戏剧一样,死亡已经成为了一个在场人物,打开了一个充满了神秘迹象的玄妙空间。

【导演介绍】

克里斯蒂安·陆帕

克里斯蒂安·陆帕,1943年出生于波兰,经历物理、美术、电影与剧场等不同领域的学习与训练,以独特的作品风格,被誉为欧陆剧场界的巨人,是欧洲戏剧奖得主。他长期导演俄语及德语系剧作或小说,并多次制作长时间的大河剧场作品,譬如《马耳他》(连演三晚)、《假面·玛丽莲》等。

导演陆帕是波兰剧坛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三位导演之一。与康托、格洛托夫斯基齐名的他,其剧场特点亦是关于时间的处理,他让时间成为剧场的角色,在空间中任意延长、压缩、停顿,而时间的进退处理,是为了让出空间,表现角色的人性部分,并用演员的写实性,来更挖掘人物更深层的真实。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兴]

标签:广场 英雄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