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家】黄俊达:西方身段碰撞东方文化 他们用身体说故事


来源:凤凰天津

5月6日至5月8日,香港青年导演黄俊达带领“绿叶剧团”在天津大剧院在开展了为期三天的《孤儿2.0》巡演,这部剧自两年前在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亮相以来,走过了很多城市巡演,演员和作

5月6日至5月8日,香港青年导演黄俊达带领“绿叶剧团”在天津大剧院在开展了为期三天的《孤儿2.0》巡演,这部剧自两年前在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亮相以来,走过了很多城市巡演,演员和作品每次都在一点点进步,这次,他们带着一个更加成熟的《孤儿2.0》来到第十个城市-天津。

黄俊达曾在法国学习并在欧洲参与了丰富的艺术实践,于2010年创立“绿叶剧团”以揉合东西方的身体训练为基础,创作多元化作品到各地巡演,这次带了的《孤儿2.0》根植于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第一部被翻译成欧洲语言的戏剧《赵氏孤儿》,它用汗水代替血,用身体说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实。

演出前后,演员深入到观众中对话,这也许是表演的一部分,相比不到三分之一的上座率,观众的交流欲望被最大程度地激发,这场深层次的交流,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又令人心生感动,现场爆发的热烈掌声,更是观众对演出团队的充分肯定。

以下是青年导演黄俊达接受凤凰天津专访的实录:

凤凰天津:《孤儿2.0》第一次登陆天津,预先有设想过演出的情景吗?现场效果感觉如何?

黄俊达:天津在这方面也是正在发展,之前就了解到剧院的领导也是很有趣的人,我也很期待,演出现场的观众虽然没有很多,但是这些都是会慢慢培养,因为天津的人基础很好,剧场也很棒,这里的人很有礼貌、很亲切,在演出之前和之后我们都和观众进行了有效的沟通,就现场效果来讲还是达到了我们的预期。

凤凰天津:《赵氏孤儿》作为经典戏剧文本,已经被阐释过许多次,将它重新搬上舞台需要勇气和想象力,为什么选择赵氏孤儿为创作对象?

黄俊达:第一,我从国外毕业,在国外学到了一些表演技能和方法,我很期待将一些中国的故事,用我在外国学到的这些表达方法去创作,给这些中国的故事注入新的活力;第二,它是第一个中国的故事传到欧洲去,所以我会选择《赵氏孤儿》这个题材进行再创作;第三,最初我考虑的是去探索怎么用西方的演员一起去做一个东方的故事,这个对我来说都非常有趣。

凤凰天津:肢体剧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如何赋予原作新的内容?

黄俊达:我本来就是现代舞毕业的,我也学默剧,也学戏剧,我很希望能够把我学到的东西融合起来,对于肢体剧来讲,它不是类别而是一种创作和训练的方法,肢体剧也是话剧,也是舞台表演,如果刻意规范它就会很可惜,它是一个marketing的东西,其实我们都是戏剧,即使不动也是肢体表演。

凤凰天津:《孤儿》于2010年在法国巴黎首演,国内版本《2.0》有哪些不同,这部剧的目的在于传达什么主题?

黄俊达:《孤儿》回到国内,当然它会有改变,我回国后,感受到了中国大陆的生活,赵氏孤儿本来就有很多版本,重新的改编再演有它的一些特色,这部剧更多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什么是真相的主题,在现在的网络社会,我们很容易得到一些消息,有些假的,有些真的,我们很容易就分辨不出,我认为这个很有趣,消息容易达到了,关乎到我们怎么去听怎么去理解。

凤凰天津:肢体剧演员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是否更加倾向于肢体表现好的技巧更高的专业演员?

黄俊达:最重要的是热情,是对舞台和戏剧的热爱,我的这些演员都是我的学生,都已经跟我两年了,最初对他们的要求是热爱戏剧,而且他们能花时间跟我们一起探索,为什么不选择专业演员的原因是,有时候工作久了会欠缺了对工作的热情。现在我不会说我的演员不专业,他们单纯有热情,想探索一些事情,这是戏剧最需要的东西。他们的态度很专业,他们对自己的梦想有追求很热情,我希望有更多机会可以让他们留在这个圈子里面。

凤凰天津:演员的技巧性和想象力哪个更重要,介绍一下创作的过程?

黄俊达:技巧性要求还是很高的,二者缺一不可,我们的创作过程,可以说是整个团队一起完成的过程。第一步我会跟他们分享我的训练,探索我们的语言;第二步是会探索所有出现在故事里的动作,还有就是历史的探索;最后是把所有这些能够找到的元素放在排练里面,这需要很长的过程,我们需要每个演员都要融合在一起,关键是我们有共同想说这个故事的精神在里面。

我们会根据观众的反馈随时调整,因为这不是一个人的交流。

凤凰天津:对于故事的编排,实则是有一份大胆,孤儿有属于你自己的气质在里面,包括其中儿歌,在这样一个历史剧中是否会让观众跳戏,包括台词在内的这些语言又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黄俊达:对于儿歌选取,我会让他们想象一下小时候妈妈常常唱给你的歌,都不一样,对于这首有意思的小兔子乖乖,我们都非常感动。

对于《孤儿2.0》来说,它一开始就不是历史剧了,我们是现代人,我们很难再回到那个年代,创作的方向是让大家知道母亲和儿子的关系就够了,我们只是通过一些表现将想象力还给观众,让观众投入感情进去。

语言上,我们也不是单纯为了丰富,而是把我们所看到的史记的版本全部找一些重点拿出来,音乐上,每个人说话的音乐,高低音,停顿这些都让你觉得很有内容在里面,其实对我来说音乐就是将所有东西配合起来。

凤凰天津:创作上是否更加推崇布莱希特表演体系?

黄俊达:因为我学的东西太多了,我没有集中在什么派别,就是讲故事吧,这些我觉得不重要,重点是你能听到故事,感受到一些其他的东西让你反思,反思很重要。

凤凰天津:接下来的创作中,你会形成自己一定的模式吗?有什么新的作品?

黄俊达:很多类别都有,两个礼拜之后《郑和》,两个月之后是《爸爸》,它是没有语言的纯肢体的,有人说这是儿童剧,我更认为这是一种给成年人看得儿童剧,说到母亲父亲和儿子的关系,说到一个老人家,送到老人院的最后一段时光,在我的创作和表达中更想涉及这些对生命和人性的一些东西,再往后的一个创作是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凤凰天津:是否有扩大自己剧团的想法?下一步有什么诉求?

黄俊达:我想永远都是一个小的剧团,但是我们有很大的梦想想做,我们想做一个独立的剧团,我们想有一个自己的风格,我们想去亚洲其他地方说故事,不是只在中国,让其他地方的人看到我们更多,还有去海外,我希望回到法国,让法国的人可以看到,他们的东西是怎样融合在中国文化现实里面。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兴]

标签:天津 俊达

都市生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