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希腊神话穿越到二战伤痕 这部戏为什么震撼了阿维尼翁?


来源:凤凰天津

6月10日、11日,端午节假期的最后两天,波兰戏剧《阿波隆尼亚》将在天津大剧院上演。《阿波隆尼亚》曾在2009年震撼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被媒体评为“惊世之作”、“波

6月10日、11日,端午节假期的最后两天,波兰戏剧《阿波隆尼亚》将在天津大剧院上演。《阿波隆尼亚》曾在2009年震撼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被媒体评为“惊世之作”、“波兰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最伟大的戏剧杰作”,导演格日什托夫·瓦里科夫斯基同样拥有“陆帕门徒”、“波兰中生代导演新星”等名誉加持。在各种冠冕之下,《阿波隆尼亚》只是希望与观众探讨,人类牺牲与救赎的大义。

《阿波隆尼亚》剧照

从希腊神话回望现实悲剧

阿波隆尼亚(Apolonia)是在波兰二战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一位女性,在纳粹大肆处决犹太人的时期,她将25名逃亡的犹太女孩藏在家中,并设法将她们转移到华沙。虽然只有一名女孩最终获救,但阿波隆尼亚却因包庇犹太裔族,难逃被纳粹戕害的厄运。在阿波隆尼亚被枪决之前,德国军官曾问阿父,愿不愿代女儿去死,在得到生父的拒绝之后,阿波隆尼亚被纳粹军官的情人枪杀。

《阿波隆尼亚》剧照

在《阿波隆尼亚》的剧本创作中,导演瓦里科夫斯基并未将笔墨着重于对战争残酷现实的重构中,而是引入两段经典希腊悲剧。一部讲述了血亲之间的相互残杀——阿伽门农(Agamemnon)为赢得战争胜利,将自己的女儿献祭给女神,十年战场凯旋归来之际,却被难忍丧女之痛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Clytemnestra)杀害,而阿伽门农的儿子俄瑞斯忒斯(Orestes)以报父仇为由,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另一部讲述了爱情中的牺牲与背叛——弗里国王阿德墨托斯(Admetus),从命运之神处获得奇异能力,只要有人自愿牺牲性命,艾德梅塔斯就可以延寿,在被血亲拒绝之后,只有妻子阿尔克斯提斯(Alcestis)愿意为丈夫去死,唯一的愿望只是希望其夫终身不再娶亲。当阿尔凯丝从冥界逃脱,以另一个女人的面貌面对前夫,并收获爱慕之情时,她的心情是何等复杂。

希腊神话故事作为欧洲文化的缘起,在戏剧《阿波隆尼亚》中,成为了现实题材的锚点,导演以丰富且极具创造力的手段,串讲了神话与现实中的三段故事,在不同时空中,以三位女性之死,引发观众对牺牲与救赎这一沉重命题的思考。

多文本创作与多媒体叙事

除了两段神话及一段现实故事之外,《阿波隆尼亚》的脚本中还穿插了卡夫卡的寓言、泰戈尔的小说等多种文本,而这种多文本并行的创作的模式,在欧陆剧场之间,已经形成一种默契,或是一种不可逆转的潮流风向。前不久在天津大剧院演出的《前线》,就是多文本创作的另一例证。

在戏剧的发源地欧洲,波兰剧场的实验性与深刻性,已经越来越得到世人的认可与传颂。波兰戏剧界一向强调,剧场和教堂具有同等地位,在社会职能上,它们都是为了实现人类精神解放、正视自我和世界的关系而存在的。波兰戏剧人强调,剧院是属于高级文化圈的文艺沙龙,是演员同观众之间的哲学对话。

《阿波隆尼亚》剧照

波兰实验戏剧从格洛托夫斯基以来,就非常擅于利用多文本进行创作——把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拼凑在一起,以强化导演想表现的中心主题。如格洛托夫斯基自己的戏剧《启示录》(1971)就将《圣经》中的片段、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某些情节,以及英国诗人艾略特的诗、法国女作家韦伊的《等待上帝》的片断,按照诗歌的规律而非逻辑规律,联成一部“戏剧长诗”。

导演瓦里科夫斯基使用富有新意的形式,将《阿波隆尼亚》中的三个主体故事串联在一起,故事之间形成了巧妙的映衬效果,共同放大了戏剧所要表现的人文主题。

《阿波隆尼亚》剧照

在剧场叙事形式的实践中,瓦里科夫斯基同样是这个时代的先验者。《阿波隆尼亚》一剧使用了丰富的多媒体手段——于舞台情节之外的影像投放、即时摄影者的闯入、摇滚乐队的引入与人偶演员的参与等,形式多样却并不杂乱无章,在导演精妙的调度之下,如同千年悲剧复排,与现实情节一气呵成。此外死亡、暴力、血腥的情节,通过演员激昂的肢体表演得以呈现,为观众展现了在剧场中呈现暴力美学的可能性。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兴]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都市生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