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三月初三上巳节 春水沐浴求爱乞子:一个消失的节日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三月初三上巳节,春水沐浴求爱乞子:一个消失的节日三月初三,上巳古节,要到春天的水边去沐浴。上巳节形成于先秦时代,节期在三月的第一个巳日,因为这个日子多逢农历三月初三,所以魏晋之后就固定在&ld

原标题:三月初三上巳节,春水沐浴求爱乞子:一个消失的节日

《虢国夫人游春图》。

三月初三,上巳古节,要到春天的水边去沐浴。

上巳节形成于先秦时代,节期在三月的第一个巳日,因为这个日子多逢农历三月初三,所以魏晋之后就固定在“三月三”了。上巳节俗的核心称为“祓禊”(fúxì),“祓”是除恶的祭礼,而“禊”指用水来清洁洗涤。

关于这项仪式,有一些远古的记载,如《周礼·春官·宗伯》:“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郑玄注:“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上之类。衅浴,谓以香薰草药沐浴。”以及如《太平御览》卷五十九引《韩诗外传》:“溱与洧,三月桃花水下之时,众士女执兰祓除。”

上巳节在宋代以后慢慢消失,向清明节靠拢并为其所整合。但历史的凝视之中,却依然看得见那一尊尊在春日的郊外,桃花水下时,用兰汤沐浴的身体。

为何要沐浴?

沐浴是清洁。但乔治·维伽雷罗在《洗浴的历史》一书中,用欧洲十六世纪以前的历史证明了“清洁并不是沐浴的真正意义所在”,欧洲人的沐浴跟“娱乐/享乐”紧密相联。中国古代的“祓禊”,也并非只是清洁身体的沐浴,它不是在室内洗浴的个人行为,而是一种具有仪式性的集体行为;它跟“春”的生命力与“水”的生命力相叠加,在洗濯污垢、消除不祥之外,更是表达了追求生命的意义。

上古的祓禊仪式包含了“执兰招魂”的环节。在古人的观念中,水域一向被认为是阴界的入口,所以在这个亡者的魂魄如同春天的草木一般萌动苏醒的季节里,人们便在水边举行仪式,招魂续魄。这是祈求生命的安详。

祓禊仪式还包含了“求爱”和“乞子”的环节,这是渴求生命的延续。《诗经·郑风·溱洧》中描写了“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的情形,便是春水涣涣之时,郑国男女的相会与两情相悦。这个日子是男女偶合生子的佳期,因此所谓“奔者不禁”,就算私奔也不会遭到禁止。

为了得子,妇女们还在沐浴的时候捡食浮在水中的生殖象征物,如鸡蛋,如枣子。晋张协《洛禊赋》中“浮素卵以蔽水,洒玄醪于中河”、南朝梁庾肩吾《三日侍兰亭曲水宴诗》中“踊跃赬鱼出,参差绛枣浮”等,说的就是食浮卵/浮枣乞子的习俗。

浴水孕子:水、性爱与孕育

可以理解,对自由性爱有着高容忍度的上巳会男女,才是“祓禊”可以“得子”的终极法门。不过,我国上古就有“浴水孕子”的神话与信仰。

《史记·殷本纪》中关于殷商族祖先契的诞生,说的是其母简狄在沐浴时吞食鸟卵而孕:“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吞之,因孕生契。”

《山海经·海外西经》里则提到一个纯女无男的女子国,有水周之。郭璞注:“有黄池,妇人入浴,出即怀妊矣。若生男子,三岁辄死。”

水滋养着万物,也激发和涤荡着人体。沐浴之时身体直接与水接触的感官,或许本就与性爱的感官有着隐秘的联系,所以人们对“浴水孕子”故事的传颂经久不衰。当然这样的故事也有变体,比如,“浴水”变成“饮水”,《西游记》中懵懂无知的唐僧师徒在西梁女国便是着了此道。又如,“浴水食卵”变成“浴水触物”,因此前文所述祓禊时的“乞子”也可以不是“浮卵”而是“摸石”——《太平寰宇记》卷七十六中说四川阳安县有个“玉华池”:“每三月上巳日,有乞子者,漉得石即是男,瓦即是女,自古有验。”

当社会形态更加文明化,男女性爱结合的话题变得更加隐晦和不可言说,对“水、性爱与孕育”的描述就表现为了“天鹅处女型”的故事。由天鹅、白鹤或者孔雀之类的鸟儿化成的女子入池沐浴,放在岸上的羽毛衣(也就是她们的翅膀)被窥见了她们的男子拿走,于是女子被迫留下,与男子成婚,生下了孩子——即便曲折,“沐浴”跟“得子”总有关联。这样的故事如果再剥去一些原始或者荒蛮的色彩,那便是“织女和牛郎”了。

《花千骨》剧照。

游戏《仙剑奇侠传》,李逍遥遇见赵灵儿。

再看看现代,或许正是因为“浴女”主题的不衰,所以,当玄幻的题材进入创作,赵灵儿、花千骨们,依然是要去水中沐浴的,有意或无意,依然要被那一个人看到,然后不管爱还是被爱,生命里的羁绊总是逃不掉了。

[责任编辑:吴兴]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都市生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