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译:德不配位 导致影视行业的乱象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张译:德不配位,导致了影视行业的乱象最近有部电视剧火了,它叫《鸡毛飞上天》。这部戏的编导、表演等环节经得住推敲,口碑日益攀升,被某知名自媒体公众号封为“开年最好的国产剧&rdquo

原标题:张译:德不配位,导致了影视行业的乱象

最近有部电视剧火了,它叫《鸡毛飞上天》。这部戏的编导、表演等环节经得住推敲,口碑日益攀升,被某知名自媒体公众号封为“开年最好的国产剧”“前16集好到不像国产剧”(怎么感觉在黑国产剧?请读者擦亮眼睛)。3月28日,该公号又发一篇评演员张译的文章《他一出场,肯定好片好剧》。好吧,正确的话都让你说了,九局表示同意。为彰显本局的先见之明,今天我们刊发演员张译的专访,就这部口碑剧以及当前影视生态等社会集中关注的热点话题向张译提问。精彩内容很多,九局做了大量的精选编辑,很多内容还是不能割爱。下面,【九局有请】演员张译。

《鸡毛飞上天》

九局:《鸡毛飞上天》讲的是80年代浙江义乌人通过“鸡毛换糖”起家,发展小商品经济进而创业的故事。作为一个在北方成长和生活的演员,你是怎样进入到故事营造的气氛中去的?

张译:我本人生于70年代末,记事儿应该是80年代初,我特别怀念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质朴的情感,怀念那个时候城市的面貌。喜欢它,就容易接近它。另外,进到剧组之后,我们不断地去找当地的一些成功的民营企业家进行交流,都想不起来有多少回了。聊他们过去年轻的时候,他们整个创业的经历,聊他们遇到危机的时候的心理状态,所以其实还蛮容易进入那个年代的。

九局:你怎样理解陈江河这个人物呢?他有那些气质特点?

张译:一开始拿到陈江河这个角色的时候,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非常痛苦,我经常跟他们说,“我找不到陈江河这个人”。他是一个千年好人,对什么人都好,那么他的脾气,他的缺点,到底是什么呢?然后慢慢地在他的表演上进行丰富。比方说,他也有急躁的时候,也有动摇的时候。他陈江河比骆玉珠还要狠,但他的本性是忠厚的。所以年轻的时候,他这股狠劲儿表现为锐意进取,但不忘进四出六。到了中年的时候,他的狠变成了野心,但他有他的原则、底线和规矩,他把他的野心扩展到了国际市场。老年的时候,这个人变得更狠了,哪怕我的下一代失败了,我也不管他,放手让他们去磕打,去摔跟头,但到了无法收拾的时候也会重新出山。

九局:剧中的陈江河说话带口音,但据我了解,跟“义乌普通话”不一样。知乎上有人开玩笑说,有点像易中天。这个口音是你自己设计的吗?为什么要带口音?

张译:陈江河在剧中说的确实不是标准的义乌式普通话,纯义乌话,我学了一下,别说我学不会,就算我学会了,观众也听不懂。但我觉得陈江河必须要说“方言”。陈江河是南方人,他又是一个行商之人。南方生意人的思维逻辑啊,不是我们这种学表演的人能一下子抓得到的。方言呢,有一个非常好的功能,它可以代表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的逻辑思维。你一旦用了他们的语言来讲话,你就知道他在生活当中是怎么思考问题的,它会瞬间很直观地给到观众,所以我就会在陈江河身上给他找到一个南方人说话的特质。

九局:那回过头来看这部戏,你对这部戏您满意吗?有哪些遗憾吗?

张译:在剪辑上有一些遗憾吧,有一些戏不好看的保留了,很精彩的戏反而拿掉了。这个我和桃子,我们经常会交流,会感到惋惜。否则这部作品可以达到更高的分数。

1986年10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义乌“兴商建县”的消息并配发评论员文章《大兴民间商业》。

九局: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那时候,东北老工业基地,工人生活很体面,生活有保障,也有社会地位。但是义乌不一样,没资源,没保障,老百姓生活非常贫穷。30年过去,东北和浙江的经济状况倒挂了,作为一名饰演义乌人的东北人,在塑造角色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感受?

张译:我在和义乌企业家聊天的时候,听到一个细节,在创业初期,也就是在八十年代初,他们发现哪里的钱最好赚呢?是东北。他们挑着针线,袜子,大包小包,挤着火车,一路到达东北,然后走街串巷地吆喝。我们管这批人叫南蛮子。他们有修鞋的,有锔锅锔碗的,说着一口我们听不懂的南方话。现在回头想想,就是这些人成了义乌的企业家,成了义乌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东北人的思维,就在80年代的那个时候滞后了。

所以这也是一个蛮有趣的现象,为什么我们东北人没有南方人会做生意?我们东北大部分是移民的后代,东北好,遍地都是宝,但气候恶劣,它每年要有半年的农闲,导致东北人有一种思维上乃至肢体上的怠惰。所以你会发现,东北喝烈酒的人多,打麻将的人多。可是南方不一样,苏湖熟天下足,人一年四季不闲着,与生俱来习惯劳作。所以东北人穷,他就习惯性地待在家里。但是南方人穷,怎么办?他一定要走出这座山,让全家人吃东西。所以,东北和江浙地区的区别,不是在这三十年间才发生的。计划经济一结束后,东北老工业基地开始衰落,跟江浙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

张译出书,书名叫作《不靠谱的演员都爱说如果》

九局:网上有评价说“张译演的戏不会差”。我理解,一是夸你演技好,一是说你会挑戏。你接戏的标准是什么?

张译:谢谢,谢谢。最近这几年,说实话,拍电视剧拍得比较少,一是拍电影更多了,其二呢,这两年能够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去体验生活、去写电视剧本的编剧越来越少了。这两年做电视剧演员,反正我个人是越做心越凉,对这个行业我非常惋惜。

九局:这怎么说,能不能稍微展开谈谈?

张译:最近看到的好的电视剧剧本越来越少,(编剧的)创作心态和过去不太一样。过去一个编剧,基本上要用半年时间写出一个电视剧剧本,但是现在不一样,可能一两个月就出一个梗概,写出头三集就敢开机,这种情况比比皆是。

我这些年接的电视剧,有很多戏都是只有15集剧本,就开机了。我拍了几次这样的戏,后来我发现,这个太痛苦了。为什么呢?因为每天你不知道要拍什么,然后你得为自己负责任,你得操这个心。

编剧跟不上,那怎么办呢?就得你自己写剧本。我拍了这么多年的戏,今天跟你我要说实话,我这么多年的每一部电视剧,都是在改剧本当中度过的。没有一部戏,能让我单单纯纯地做演员。可是还会有人在网上去骂这些演员,说他们肆意地改剧本。所以,这种事情应该是辩证地客观地来谈,有些演员他瞎改,你可以说,但是不能一棒子打死。现在的市场环境,各个环节德不配位,才会导致这个行业的乱象。我非常希望,作为一个演员,能够纯粹纯粹地、踏踏实实地去演戏,我不想再参与写剧本,但是你不写,它的三观都是歪的,胡写一气,没有任何的生活积累,这个行业怎么会好呢?所以《鸡毛飞上天》这样认认真真交出来的作品就会难得一见。其实整个这个行业都应该像这样的作品来看齐。

张译的知乎问答

九局:如今电视剧行业不缺钱,为什么反倒难出精品、难有好剧?

张译:以剧本为例。剧本是一剧之本。资本介入后,又没有落到编剧头上。所以很多编剧朋友很委屈,说我们拿着非常低的片酬,让我给你好东西,凭啥啊?所以,实际上编剧和演员面临的生态是一样的。但我做群众演员的时候,也拿着非常低的片酬,那么我是该要求给我涨工资呢,还是先把自己的演技提升呢?现在一些编剧朋友要求高的片酬,那我们要想,是先要高片酬,还是先拿出一个好剧本呢?但是资本的介入,确实是扰乱了市场。因为资本是不懂这个行业的,所以他会要求编剧玩命地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最好的剧本。这些剧本,确实没法看。所以这件事,我是认为有内因和外因。外因就是资本的乱介入,内因就是编剧朋友们要不要先写好剧本。其实,演员也需要自我反思:我们怎样才能作为一个好演员。所以,其实是,各行各业,都应该先守好自己的规矩。

九局:刚才你也谈到当下电视剧的生态。最近一两年,颜值、小鲜肉、天价片酬,这些话题特别热,至今未消。你觉得“天价片酬”的根源在哪里?

张译:小鲜肉、天价片酬这些事,不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它是明星范畴的。演员是没有天价片酬的,中国的演员,到目前为止,好演员也好,坏演员也罢,只要是纯粹的演员,没有天价片酬,这个我向你保证。我希望大家能把这个行业看清楚,演员是演员,明星是明星。

九局:你平常接戏还会考虑哪些因素,以此决定接还是不接?

张译:首先还是要看班底,有一些导演、制片人还是比较认真的,他们在市场上会有认真做戏的口碑。其实人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就像一个企业,看它能不能有长足的发展,第一位要看他手上有什么人才,人才是成事儿的一切。所以我会第一看班底,第二看作品,第三看这个人物给我多大的发展空间,我当然希望这个人物类型我没演过,那是最好的。

去年上映的电影《追凶者也》。

九局:盘点你演过的人物,普通人比较多;生活里,你几乎不参加真人秀等娱乐节目。一方面是角色,一面是生活,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有没有跨界的想法?

张译:演戏这件事,其实你说,什么样的角色是大人物,什么样的角色是小人物?这个不好讲。我也演过大企业家,但我喜欢的工作方式是:把所有人,无论他大小,都找他作为人的基本设置。比方我去年的电视剧《女不强大天不容》里扮演一个城市的首富,但他也有颈椎病,年轻的时候,隔着厕所给人递过纸,也喜欢在街头吃大排档。这是从大往小地讲。像陈江河,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物就要给他找大。怎么找大呢?就是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的胸怀,他为人的态度。

生活方面,你说的真人秀之类的节目,我的性格不擅长干这个。也有过非常好的真人秀栏目直接找到我,价格随便你出,一播出,你的知名度肯定非常好。我和公司在痛苦挣扎这件事,后来和公司达成一致,我们不挣那个钱,不出那个名。因为我发现,我的定位不是明星,从我入行的时候就想做一个好演员,那我就继续做演员吧。

所以,其实那些事,是另外一个行当做的事。我还得守好自己的本行。

张译爱猫,微信头像是猫,微博也是。张译上知乎,主要回答两类问题:一是:“猫尿尿为什么会留个坑”之类,一类诸如“作为演员拍吻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他的回答拉开架势,面面俱到,一度让九局觉得过于认真,不够灵活。就像这次专访。面对提问,张译一丝不苟。对这部剧,对自己的评价,他不躲闪,也不觉得有必要躲闪。关键是,他是在思考问题,不耍花腔。就像我们在银幕和荧屏上看到的那样:守规矩。他做过编剧,又改行做演员,角色的转换使得在看待当前影视行业的时候,多了一分换位思考的通达。不虚美,不隐恶,是解决问题的开始。我们欣赏这种态度。

[责任编辑:吴兴]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都市生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