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从布达佩斯到林茨:多瑙河式快乐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从布达佩斯到林茨:多瑙河式快乐夜晚启程,由布达佩斯出发的星途游轮“多瑙河协奏曲”号慢慢溯流而上,探寻河岸上那些或热闹或隐秘的别样风光。奥斯曼人扩张到哪里,就把咖啡带到哪

原标题:从布达佩斯到林茨:多瑙河式快乐

夜晚启程,由布达佩斯出发的星途游轮“多瑙河协奏曲”号慢慢溯流而上,探寻河岸上那些或热闹或隐秘的别样风光。

温柔夜色中,“多瑙河协奏曲”号悄然离开布达佩斯溯流而上。本文图片摄影均为米格

奥斯曼人扩张到哪里,就把咖啡带到哪里,历史就这样在17 世纪开始就把布达佩斯也变成了咖啡客们的天堂城市。纽约咖啡馆(New York Cafe)更可称得上“天堂咖啡馆”——置身于那些用混杂了巴洛克和文艺复兴风格组合起来的大理石柱、镜子、天顶画、天鹅绒、落地玻璃窗、转角楼梯里,我面前的咖啡和奶酪蛋糕到底味道几何已经不再重要。现在它是Boscolo 酒店的一部分,“最美丽咖啡馆”的盛名让它的门口永远排着等位的人群。在一杯美式开胃后,我忍不住加了一杯expresso 加贵腐酒的特调咖啡,这才是匈牙利的味道呢。

离开布达佩斯这一晚,游轮上的大厨竟然准备了精炖牛肉汤(Gulyasleves),牛肉、土豆、红辣椒、青辣椒……舌尖上美好的共产主义是我对匈牙利首都的最温暖回忆。

街头画家是安德烈镇不可或缺的存在;布达佩斯渔夫堡附近的一家餐馆,烤猪肘子太诱人啦。

二次元布拉迪斯拉发

涂鸦,涂鸦,涂鸦!

离船登岸,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码头边上的房子墙壁上花里胡哨的涂鸦。马路、桥洞、餐厅、车站、火车、公交车,几乎所有能画的空间都找得到涂鸦的痕迹。即便满是19世纪风格街道的布拉迪斯拉发老城,角角落落的墙壁上也少不了夸张的人像和卡通风的动物形象,这倒让原本古风盎然的街区陡然增添了许多蓬勃活力。我第一次经过圣三一教堂(Kostol sv. Jána z Mathy)外面时,恰好赶上一个重要宗教仪式,仪表整洁的教士们正将某个圣物迎进教堂,而无数的信徒和游客则把教堂外面的马路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们跟着广播高唱赞美诗,警察则忙着维持秩序……几个小时后再次路过时,宗教仪式早已完结,但又碰上了某个声势不小的游行,人们打着旗帜,喊着我听不懂的口号兴高采烈地穿过街道,还是那几个警察照样笑嘻嘻地在维持秩序。

布拉迪斯拉发城堡高地,对着一城美景喝一杯;克鲁姆洛夫,静谧迷人的屋顶风光。

在老城,旅行者最入乡随俗的方式就是在市政厅广场边上随便找个小馆子一坐,喝上杯啤酒或者咖啡,像不远处街角那位著名的“劳动者”(Man at Work)雕塑一样,好奇地欣赏斯洛伐克宁静祥和的街景。要么就是去爬上一座小山,绕着古老的城堡转一圈;然后到Hrad餐厅的露台上,面对圣马丁教堂绿色饰金美轮美奂的尖顶和漂亮至极的城市风景,美美享受一顿斯洛伐克大餐。

我就是这么干的。

吃吃喝喝在CK 小镇是必不可少的节目;老旧小巷通往布拉迪斯拉发的古老心脏。

维也纳的哈布斯堡回忆

如同大部分欧陆上的古老城市一样,维也纳,这座曾经的奥匈帝国首都也充满了浓浓的怀旧感。在离圣斯凡大教堂不远的街道上,穿戴传统衣饰的男女车夫赶着双驭四轮马车得得驶过街头,西班牙皇家马术学校(Spanish Royal Riding School)和茜茜公主珍宝展依然吸引了川流不息的游客。帝政时代的气质依然深藏在那些皇宫、教堂和装饰着各种双头鹰或单头鹰形象的老式建筑后面。这种气质在霍夫堡宫外的广场上会有类似高潮一样的集中呈现:在两边气势恢宏的皇宫(虽然现在都改成了博物馆)背景前,特蕾莎女王的雕像在几位大将名臣的簇拥下傲然屹立,睥睨四方。当然,这座以历史和艺术出名的城市也有新鲜的元素:就在城市公园小斯特劳斯的金色塑像前的草地上,一群本地人正一丝不苟地跟着一个亚洲人面孔一招一式地练习瑜伽,也有可能是太极。

维也纳街头,老式观光马车令时光倒流。

不消说,因为同名电影《茜茜公主》的脍炙人口,茜茜公主在整个世界的魅力与名声不但超越了她的丈夫弗朗茨,也超越了大部分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和女王——包括特蕾莎女王。所以,到美泉宫一探当年皇帝和皇后的生活几乎是每个初次访问维也纳的人行程上绝不会错过的安排。“弗朗茨皇帝每天就在这个房间办公”、“茜茜皇后在这里梳妆打扮”、“皇室成员在这里用餐”——每到一个地方,解说器都会适时提示这里和皇帝夫妇的关系。这让所有茜茜的粉丝都心满意足。话说回来,即使单单是为了风景,也值得走到花园的尽头,越过海神喷泉,爬到小高地顶端,站到结构严谨的凯旋门廊下。在那里,放眼眺望,不但皇宫尽收眼底,大半个维也纳城区的屋顶也在视野之中。为了表示我对皇室的敬意,我从正门出来后右拐,到Residenz 咖啡馆吃了个“哈布斯堡”,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好汉堡。

从山顶的凯旋门回望美泉宫和维也纳。

迷人的河:从瓦豪河谷到克鲁姆洛夫

第四天早餐后,“多瑙河协奏曲”号驶近克雷姆斯(Krems)。大副在船上广播里提醒我们:“游轮即将进入多瑙河最美的一段——瓦豪河谷”。这段被列为世界遗产的河谷的确名不虚传:流至此处的多瑙河不急不缓,夹岸低山上遍布葡萄园,教堂或修道院的尖顶会偶尔出现在山顶,河边也间或会出现一两个安静而美丽的城镇,比如梅尔克(Melk)和杜伦施坦(Durnstein)。从克雷姆斯下船步行到杜伦施坦是个不错的选择,不到半个钟的行程既可以沿河漫步,又能深入一路上绵延不绝的葡萄园——爱喝酒的人应该知道这里也是奥地利最出名的葡萄酒区之一。穿行于山城杜伦施坦中那些曲折回环的小巷,要么挨个拜访那些收拾得精致可爱的个性小店,要么去找个小酒馆尝尝本地出产的霞多丽或果子酒,就是不经意间碰到的小花园也让人驻足半天,若有若无的花草香气简直让人陶醉。

瓦豪河谷,船行至此如入画中。

杜伦施坦宁静迷人的外表似乎很难让人想象其在历史上曾经扮演过英国国王理查一世囚禁地的故事。1192 年秋,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结束后,狮心王理查在途经维也纳回国路上被与其有过节的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五世俘获,然后被囚禁在杜伦施坦山顶上的堡垒长达数月。一千年过去,古堡已经废墟,然而立于废墟之上,俯瞰滚滚东逝的多瑙河水,仍可以想象狮心王当年的心境。在下山的道路上,我还看到了记述这件事的路牌。路牌上,两个中世纪骑士正互相骑马持枪对冲。

到了林茨,我们再次舍舟登岸,转而前往捷克的克鲁姆洛夫(Cesky Krumlov)。沃尔塔瓦河流经此处,坦率而活泼的波希米亚风洋溢城中。酒馆里开始出现各种捷克苦艾酒的有趣招贴画,而街头巷尾比比皆是的旧货店也让人几乎挪不动步。到河上划划船是很接地气的玩法,不过我还是推开了Latrán 街木偶博物馆(Marionette Museum)的小门,这一周,来自中国的一部木偶剧正在上演。

[责任编辑:刘毓坤]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都市生活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