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天津>视界>天津印记

往期回顾:

【天津印记】 工业发展的见证——天津东丽机床博物馆

天津东丽机床博物馆是一座民营公益机床博物馆,坐落在东丽区空港自贸区航空商务区B区。展馆内主要展出近现代世界十多个国家生产的各式大小机床100多件、民用机械藏品500多件。所有藏品均由天津市王福喜先生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收集,其中产自瑞士、德国美国、苏联等国家的机床都有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虽然年代久远,但是展品完整度极高。其中有一件美国立式机床,已是全世界仅此一件的孤品。

2015年5月,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天津东丽机床博物馆正式开馆。展览场地为政府划拨的航空商务区的一处地下空间,众多展品得以面向大众进行展示。天津是近代中国工业发展的前沿性城市,这座反映着工业文明进程的博物馆开馆,也是中国工业成长在天津的一种展示和见证。图为博物馆内部。

1950年瑞士生产的机床,这台设备就是天津海鸥手表厂最早从国外引进的机械加工设备之一,是天津工业发展历史的见证。

1953年瑞士生产的钟表卧式滚齿机床,也是当年海鸥手表厂的机械设备,铸铝的机壳保存十分完善,其光泽度和完整程度极高,一方面因为铸造工艺的发达,另一方面与博物馆主人多年悉心的维护是分不开的。

1952年德国造精密坐标镗床,是中国核工业起步过程中的专业仪器。据展览馆内工作人员介绍,这是当初钱学森等科学家利用各种渠道为中国核工业发展引进回来的。在当时,这台机床享受空调房、地毯和数名专业人员照顾的“待遇”。其内有显微镜,通电后可精密观察刻度。

1850年德国生产的彩色印刷机,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彩色印刷机之一。这台机床被放置在博物馆内醒目的位置,每一位进来的游客都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896年美国产立式机床,全世界仅此一件。因当时清政府修建铁路引入中国,用于生产当时的火车车轮。这台设备一直使用到建国以后,之后保存在沈阳铁路局,最终被博物馆收藏。据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许多前来参观的机械技术人员都对这台机床的精妙设计赞不绝口。

1928年英国生产的机床,当时在国民党的军工厂用于武器生产。巨大的机械仍然保持可用状态,在冷冽的灯光下散发一种仿若历史的味道。

1945年德国生产的摩擦压力机床,保存的极为完整。其上部的机械部分仍然可以进行左右移动,提供在生产时需要的不同的摩擦力度。

1950年德国产钟表卧式滚齿机床,IMS公司现今仍然存在。工业文明是一种不断的延续、突破和进步。中国的工业发展就是需要这样一份扎实稳重的积淀。

1953年瑞士产精密机床。这台REIDEN T200机床的生产公司就是如今的瑞士雷登机械公司(Reiden Technik AG),在成立后的100年余年里,这家公司仍然在进行机床生产和制作。中国的工业发展同样需要这样一种延续和坚持。

1962年美国造牛头刨机床。滑枕带着刨刀,作直线往复运动的刨床,因滑枕前端的刀架形似牛头而得名。牛头刨床主要用于单件小批生产中刨削中小型工件上的平面、成形面和沟槽。

端面摩床用于双面研磨加工。这台1970年生产的意大利精密万能端面外摩机床为中国工业发展提供了大量的机械零部件,在被更好的设备替代后,静静伫立在博物馆的一角。

机床博物馆内的场景,安静且充满工业美感。每位游览者在这里的感受都不尽相同,但一份对前辈艰辛的佩服和敬仰,应该是一种共存的情绪。

小件机械的展示区。如果说外面的大型设备是一种工业的雄壮,那么这里的小物件多少有些工业浪漫的味道。打字机、缝纫机、显微镜,这些生活所用的设备有其独特的味道。

年代甚为久远的缝纫机,至今仍然可以使用。旋转的某一瞬间,有种时空对话的特别感受。

保存极为完好的显微镜,其铜制镜体上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人类的显微镜发展极为迅猛,但是就是当初这样简陋的设备,开启了文明的一扇大门。

天津市红星工厂所生产的设备。

意大利产的露华牌ROVER-5000打字机,现在仍可正常使用。

展馆内对机床的保护极为完善,每周都会有人员进行上油维护。即使是现代设备,也同样如此。

1975年大连机床厂生产的铲齿机床。

1978年湖南生产的精密单轴纵切自动车床。

1984年中国天津生产的仪表机床。

博物馆内一角。左侧是博物馆二层的房间。东丽区划拨的这块区域,被博物馆进行巧妙的设计,在工业文明的历史具象化之间,现代依旧存在,冲击让人思索。

博物馆内的会客厅。坐在此处,可以从二层俯瞰博物馆内的场景,谈古论今,颇有雅趣。

博物馆内小件产品的集中展示。凤凰天津关注天津工业发展,关注工业进步对社会国家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用图片记录工业文明,来迎接当今的前行与进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