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师徒五人上春晚缘于天津演出

章老师回忆,在1988年《西游记》刚播出时,当年的春晚还没有确定他们上与不上,直到央视领导专程到天津体育馆看他们师徒的演出,“没想到我们一出场,天津的观众全体起立,长时间的鼓掌。”领导当即拍板决定:88年的春晚,师徒五个人,不但要上台,马也要上台!这也是第一次有动物登上直播舞台。也因此,我们看到了那一年牵马走进春晚现场的师傅四人,看到了二师兄跳芭蕾,大师兄耍棍。

痛心追忆2004年春晚的两位天津猴戏搭档

2004年春节戏曲晚会,六小龄童与著名京剧艺术家董文华、北猴传人李阳鸣同台合作《金猴闹春》,三大猴王聚首的画面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我说起来很感慨,心里也很悲痛,因为当时跟我演得这两个孙悟空都去世了。”章老师回忆:董文华老师在天津演孙悟空是一绝,尽管他拜了李万春老师,但他有独特的东西。李万春先生的长孙李阳鸣,也是得癌去世,才30多岁。还有一个天津的叫小盛春,那也是他父亲就非常崇敬的猴戏前辈。

再来天津“赶考”,再度感受被“死捧”

章老师说,《行者》6月1日在京首发之后,本来第一站想到的就是天津,但是“我们以前演艺界有一句话,说是:天津这个门不好进。”“过去我们演戏曲的,敢在北京唱,敢在上海唱,不一定敢在天津唱。但是天津的观众非常热情,他一旦认可你的话,我们开玩笑说,他就‘死捧’。”在当天,本来下午3点的活动,天津读者从早上七点就开始排队,九、十点钟已排起长队,在看到大圣真人及耍棍表演时,一声又一声的高呼让六小龄童再度感受到了天津人民的“死捧”。

“我们不希望六小龄童成为中国的末代猴王”

1998年,《西游记》续集试播时,冯骥才先生说过一句话“我们不希望六小龄童成为中国的末代猴王”,今年正值猴年,猴戏的传承问题再度被热切关注,章老师说,他希望在今年可以做一个全球推广,就像成龙先生的《龙的传人》一样,他希望在今年可以有一个平台和载体,可以集中全部的力量去选出合适的传人。而且如果说有一点成绩或者成功,那不是我们章氏家族仅仅的成功,而是我们中国戏曲艺术的伟大之处。

“能演孙悟空真正成功的例子,一定是戏曲”

在谈到怎么才能把孙悟空演成功,章老师提到,那一定是戏曲。因为只有戏曲这个门类,会教授表演孙悟空的技艺:唱念坐打、手眼身法、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演孙悟空的演员,一定要接受传统戏曲猴戏的表演和训练,并不是脸上粘点毛就可以去演。孙悟空的坐、孙悟空的说、孙悟空的笑、孙悟空的苦恼,这是一个独特的门类,是我们的国粹。

兴趣不一定是最好的老师,演孙悟空还得有天分

而说到收徒的要求,章老师也直言,以前有句话叫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其实不是这样的。他去中外大学演讲、去我们的幼儿园演讲,都会跟孩子、跟家长讲,一定是帮助孩子找他有兴趣而且能做好的。像表演猴戏,高矮胖瘦眼睛大小都有要求,如果体型不对眼睛很小,就只能靠技巧去弥补,那样会非常吃苦的。

孙悟空也可以像《复联》一样拯救地球

在被问到有没有开过脑洞想孙悟空成佛后的故事,章老师饶有兴致得说,“孙悟空成佛后,我们照样可以拿孙悟空这样一个形象去演绎很多正能量,向上的东西,比如现在发洪水了,孙悟空怎么去帮助克服自然的灾害,甚至跟国外,《复仇者联盟》这个电影,跟国际性大家熟悉的变形金钢、哈里波特,咱们不去排斥人家,可以融在一起,共同去拯救地球等等,这些都是具有商业性,而且让大家知道中国还有一个神猴。”

艺术可以百花齐放,但《西游记》立意不能变

在提到对《西游记》的改编,章老师说,其实他不反对穿越或者从新诠释改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无论怎么变,西游文化的精髓不能变,因为我们中国属于世界级的名著不多,所以我们不要去随意地给孙悟空加一些戏份,比如非要跟白骨精去谈个恋爱,非要把师徒五个人多一个女朋友,这样的话,《西游记》就成为爱情小说,它就不是一个世界名著了。

《敢问路在何方》剧本定稿,中国元素主演好莱坞

在见面上,章老师还透露,备受关注的《敢问路在何方》剧本目前最后一次定稿,这是好莱坞拍摄第一次启用内地的演员去主演,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的主席担任总制片,众多好莱坞大片导演也在导演候选之列。对于这部习大大在文艺座谈会上也极其关注的片子,章老师说,西方高科技完全替代不了我们东方的表演艺术,我们要做得是将中国文化与西方高科技相融,我们的电影的目的不仅仅是给我们中国的观众看,而是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