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天津>视界>天津面孔

往期回顾:
1

王金龙,安徽宿州人。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小伙子其实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爸爸了。83年的他高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从18岁到32岁,14年的在外磨砺让他变得成熟、内敛、有担当。不过,面对镜头他还是难掩羞涩,“笑”便是他缓解紧张的招牌武器。

王金龙现在是天津高银金融117大厦项目的一名焊接工长。每天从这里开始一天的工作生活。

据中建钢构117项目部项目经理王仪斌介绍:117大厦项目地上钢结构用钢量13万吨,从2012年8月1日地上开工至今,焊接消耗焊材约2100吨。王金龙开玩笑地说,他们用的这些焊丝长度可以绕地球45圈了。

105层的高度是514.8米,往下一瞟,便可感受到“悬崖”的眩晕。但王金龙非常从容地爬上钢架,集中一个点,保持一个动作,少则十几分钟,多则半个小时以上。

虽然500多米的高度已比地面凉快许多,但焊枪高温的炙烤还是让王金龙忍不住地流汗。

王金龙回忆说,他印象里最热的时候是在柱子里焊接,狭小密闭的空间,温度可以达到六、七十度。

王金龙说记得那时在项目组的时候,开工进去之后就需要有专门的人盯着,时不时地喊一喊工人们的名字,以保证大家的意识清醒和生命安全。。

建筑工地上,每个工人都有一个大水杯,持续的高温出汗让他们在每次作业后对水有更强的渴望。

王金龙说,对于焊工这个工作,最早的时候他也想过放弃,有时候给家里打电话,眼泪会忍不住停出来,但他说,“不能让家里人听出来,一个大男人,在外面怎么能叫苦呢。”

焊接工人手上会有许多被火花溅到小白点,王金龙也不例外,常年拿焊枪已经使他的手有些变形。王金龙说,早些年刚做焊工时,有次偷瞄一下别人怎么焊接,结果不小心烫到自己的手,有次不小心火熘子掉到鞋上,脚都烂了但还得坚持上工。

问他为什么那么拼,为什么不休息。他说工期紧呀,而且还有家要养呀。

中午11点半,工人们陆续从施工地下来去吃午饭。

不一样的口音。

不一样的目光。

不一样的表情。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

但一样的是那股钢铁的力量,是那种不仅要撑起自己的小家,还要撑起万千高楼大厦的,来自人的那股比钢铁还要坚强无畏的力量。

这是项目组中的几位代表。

中午休息时,王金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在之前的聊天中,每次提到家里人,王金龙都会眼眶泛红。他说,他最长的一次一年半没回家,女儿见到他都感到陌生。

在电话里,老婆、8岁的大女儿依次跟爸爸说话,连1岁半的小女儿也一直抢着喊爸爸,王金龙依旧害羞地开玩笑说,“你别喊爸爸啦,再喊,爸爸的眼泪就要出来啦。”

挂了电话,王金龙说,他快一年没见小女儿了,上次见时,她才一岁,现在都要两岁啦。

问王金龙有没有什么话他是不方便在电话里说给老婆,我们可以转达。他说:“咱们经常在外面跑,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她一个人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很辛苦,也很体谅她,啥也不想说,就想老婆能体谅我,能体谅我们的工作。老婆,好好的,在家里,好好的。”

在施工现场,我们看到墙壁上写着几个字。我们并不知道这是谁写得,什么时候写得。但这几个字代表了我们一行所有人的心意和敬意。

“117”,曾经是一个数字,现在是一种精神!高银金融117大厦建成后,这座令全球瞩目的世界摩天大楼将傲然耸立在渤海之滨,成为天津城市的靓丽名片和标志性建筑。

对于王金龙他们来说,这个曾经自己每天带着严谨、认真、坚持之心工作的地方,也将成为自己奋斗史上的光荣印记…致敬汗水!致敬所有无畏的“钢铁侠”们!

讲天津故事,传天津文化,聚天津力量!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