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教育商机:家长们的焦虑
天津

超前教育商机:家长们的焦虑

2020年10月09日 16:54:51
来源:法治周末

超前教育商机:家长们的焦虑

学完了今天要记住的3个英文单词,5岁的小柚子又在妈妈的指导下开始尝试背一首新的唐诗。

“柚子目前已经会背20多首唐诗了,我的目标是让他上小学前会背50首唐诗。”小柚子的妈妈张思思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除了背单词和唐诗,孩子目前也在早教机构学习数学加减法和乘除法,简单的汉语拼音也基本能够掌握。

这样的教育是不是太“超前”了,孩子能否适应?面对法治周末记者的这个问题,张思思无奈地表示,小柚子在她身边朋友的孩子里并不算是“厉害”的,现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基本都在进行超前教育,要不然上小学肯定会跟不上的。

张思思所言非虚,她只是幼儿超前教育大军中的一员。

9月7日,教育部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除了对幼儿园机构资质和管理的相关规定之外,最重要的一条是,幼儿园不得教授小学阶段的教育内容,不得开展违背学前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活动。学前儿童入幼儿园等学前教育机构接受学前教育,不得组织任何形式的考试或者测试。

消息一经公布,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众多针对此事的评论中,却满满的都是父母们的焦虑。而在禁令之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将目光瞄向幼儿校外教培机构。

博弈

每个周末,5岁半的糖糖都很忙,两天的休息时间都被各种兴趣班排得很满。相比钢琴课和轮滑课外,妈妈修远对国学课和逻辑思维课显得更为关心,“因为这两门课程会教孩子语文和数学的东西,上小学后用得到。”修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糖糖目前已会背几十首唐诗,10以内的加减法能熟练掌握,现在正在学习乘除法和心算技巧。

“这些都是在课外班教的,幼儿园并没有教孩子这些内容,如何和小学衔接。”修远对此颇有微词,据她透露,糖糖幼儿园班里已经有孩子不去上幼儿园了,而是由家长在课外报班代替。

这样的说法得到了北京市丰台区某民办幼儿园教师张春丽的证实。

“幼儿园大班的空班率是比较高的,有些家长认为幼儿园没有教孩子‘实用’的东西,于是选择去报培训机构的课程,如果时间冲突或者想让孩子休息,就会选择‘舍弃’幼儿园。”近期讨论比较热烈的幼儿园超前教育问题,在张春丽看来其实已是老生常谈,一直以来,幼儿园都被要求要杜绝“小学化”。

“所谓幼儿园‘小学化’主要是指在教学内容、教学形式、评价方式和生活方式等方面向小学靠拢的现象,这其中家长最关心的是幼儿园能不能教授小学需要掌握的课程内容,这也是杜绝超前教育的根源所在。”张春丽坦言,在当前“不输在起跑线”的观念下,家长们都希望孩子能尽早接受小学内容,赢在起跑线上,但事实上超越年龄阶段的学习,只会给孩子心理和生理带来压力,产生厌学的可能。

据张春丽了解,目前,北京的幼儿园,不管公立园还是民办园,相对对超前教育控制的比较好,基本不会给孩子过多灌输小学课堂的内容,但这也恰恰引发了一些家长的不满,认为幼儿园“不教东西”,转而把目光投向那些早教培训机构,甚至导致幼儿园有的班级出现空班现象。

“9个小朋友排成一列,其中1个小朋友排成第7个,如果倒着数,他是第几个?”面对这个问题,糖糖从后往前数,9、8、7,答案是倒数第3个。

这时,培训机构的老师跟糖糖说,虽然这道题做出来了,但并不是一个正确的“逻辑算法”,因为如果是99个小朋友排成一列,这个小朋友排在第77个,你就无法用简单的数数来算出来。老师接着解释称,真正的逻辑思维就是掌握这种“用9减7加1等于3”的规律,只要掌握了这种规律,就能作出每一道题目,也能培养出逻辑思维。

这个老师在试听课上给糖糖讲课的片段一直让修远记忆犹新,也让她打定主意给孩子报了这家主打幼儿逻辑思维训练的培训机构的课程,在她看来,经过这样的课程训练,孩子不仅逻辑思维能力提高了,更重要的是数学题也会做了,能够为上小学打下基础。

家长焦虑催生早教培训市场火爆

逻辑思维、国学培养、英语启蒙……如今,市场上关于幼儿早教培养的培训机构五花八门,对于幼儿教育这块“大蛋糕”,商家似乎都想分一杯羹。

“家长们的焦虑就是我们的商机。”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过于直白,但这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毛峰深有体会,这就是幼儿早教火爆的根本原因。

毛峰入职幼儿早教的圈子并不算长,4年的时间辗转换过3家幼儿早教机构,两家主打英语教学,一家主打国学培养,而他也深深感受到了家长们从孩子幼年就开始的焦虑。

“咱们的课程会教孩子什么‘实质’的东西吗?”这是毛峰在和家长们交流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而这句话中“实质”的意义,更直白的意思就是对孩子日后上小学有没有什么作用和帮助。

“在这个问题上,家长们更看重的是结果。”毛峰以自己所在的一家英语早教培训机构为例称,该机构主打的是儿童做手工、绘画等方式来提高儿童对英语的兴趣,并通过多与人交流来提高英语口语能力。但对于这些介绍,家长们显然并不太“感兴趣”,她们更关注的是,孩子报了这个课程后,通过一年的学习能够掌握多少单词,能不能独立写出英语句子,因为在家长们的观念里,这些才是上小学后“有用”的,也是日后孩子学习成绩的保障。

正是家长们这种“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心态,让幼儿早教机构有了更大的市场,在宣传方式上也越来越“直接”。毛峰坦言,虽然各培训机构依然打着以培养孩子学习兴趣、培养学习方法等名义,但实际上都在课程中加入大量教授上小学需要的必备知识。比如,他曾经所在的那家以国学兴趣培养为主的培训机构,也会教孩子汉语拼音,而这正是家长们愿意看到的。

“家长们都希望校外的早教机构能够教那些幼儿园不教的内容,这样孩子报名了,才会比幼儿园其它的孩子更有优势。”毛峰透露,家长们还很看重早教机构课程结束后给孩子颁发的各类“证明”,甚至会主动向培训机构索取,因此,现在培训机构都在极力将自家的“结课证明”等做得正规化、专业化,有些大型培训机构甚至会举办一些竞赛,这些都是家长考核培训机构的内容之一。

张思思就被身边的家长们“提醒”过,一定要留好早教机构结课的证明,“有的小学入学会要求家长提供这些孩子课外培训的证明。”张思思了解到,虽然有规定要求小学入学不能进行选拔类考试,但在入学时,学校会根据这些证明,了解孩子的“学习状况”,这有可能会成为分班的一项重要考量因素。

意识转变是关键

其实早在此次征求意见稿之前,教育部门已经多次发文,禁止“拔苗助长”式的超前教育,力图推行素质综合教育,以全面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但教育学者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坦言,相关的规定只对体制内的幼儿园、学校起作用,难以规范进行教育培训的社会培训机构。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家长们的焦虑和对超前教育的盲目追捧只会让幼儿早教培训市场高温不下。”熊丙奇直言,“逐利”的培训机构也会继续迎合家长们的需求,打着各种名义为孩子进行超前教育。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此表示认同,在他看来,去追究培训机构的课程是否涉嫌超前教育,是否违规,其实意义不大,如果家长的观念不改变,学校的评价体系不变化,超前教育现象难以遏制。

“超前教育是超越儿童正常发展规律,将以后学习的东西提前教授的教育方式,虽然看似短期内能够看到成果,但将来可能很快就会被掌握规律的人超过。”储朝晖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教育界有个“三年级现象”,就是接受超前教育的孩子在一年级成绩会好一点,到了二年级下半年和三年级后会有急剧变化,这是因为在一二年级,孩子接触到的是他以前学过的东西,相对简单,但接受超前教育会破坏孩子自主学习的能力,甚至让孩子产生自满等情绪,到了三年级开始接触新知识,问题就显现出来了。

以糖糖所上的逻辑思维课为例,储朝晖指出,7岁前孩子处于“前运算阶段”,孩子们获取知识的途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的知觉,大多数并不具备逻辑思维能力和真正的运算能力。因此,培训机构教的算法只是一种填鸭式逻辑,孩子并不能真正理解其中的意义,更无法掌握学习方法,真正的思维方式是通过反复试错,一步步成长起来,直接将答案、逻辑告诉孩子,反而会遏制他们自主学习和创造思维的天性。

“教育要在恰当的时间给予恰当的措施,不能拔苗助长。”除了意识转变外,储朝晖强调,小学入学的评价标准也应客观,不应给家长制造焦虑情绪,否则超前教育问题难以杜绝。

来源 法治周末 记者 赵晨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