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铁将全线装备AED 救命神器驾到 你会操作吗?
天津

北京地铁将全线装备AED 救命神器驾到 你会操作吗?

2020年11月10日 13:06: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日据媒体报道,2022年年底,北京市所有轨道交通车站将实现自动体外除颤仪(以下简称AED)全覆盖,今年年底将完成7条线路104座车站的配置。紧接着问题来了,“救命神器”到位了,你真的会用吗?今天就请120北京急救中心的急救专家手把手教你掌握AED的技能,关键时刻救人一命。

心源性猝死 救援抓住“黄金4分钟”

在了解AED前,我们首先要了解心脏骤停。心脏骤停是指心脏射血功能的突然终止,大动脉搏动与心音消失,导致重要器官如脑严重缺血、缺氧而死亡。这种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我们又称猝死。我国每年死于这种疾病的人群中,80%的病人都出现过室颤。

近年来,地铁站、火车站等公共场所发生猝死的案例屡见不鲜。国家心血管中心201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而资料显示,心脏骤停超过4分钟,脑组织会发生永久性损害,超过10分钟就会脑死亡。因此,心源性猝死救援有“黄金4分钟”的说法。

那么为什么大家都把AED称为应对这种突发状况的“急救神器”呢?AED(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是自动体外除颤器的英文缩写,是一种便携式、易于操作,稍加培训即能熟练使用,专为现场急救设计的设备。

自动体外心脏除颤器是针对以下两种患者而设计的:心室颤动(或心室扑动)和无脉性室性心动过速。

发生心室颤动时,心脏的电活动处于严重混乱的状态,心室无法有效泵出血液;心动过速时,心脏则是因为跳动太快而无法有效打出充足的血液,通常这种室性心动过速最终会变成心室颤动。若不尽快加以矫正,这两种心律失常会迅速导致脑部损伤和死亡。每拖延一分钟,患者的生存率即降低10%。

操作AED 比学心肺复苏更简单

据了解,AED在抢救心跳骤停患者时的成功率远高于徒手心肺复苏。其最大特点是使用者无需具备专业背景,在接受一定时间的培训后,操作者即可掌握使用方法。

“AED为病人能得到及时的救治提供了可能,AED是全自动的,只要稍加宣传一般人都能使用,如果AED能像灭火器一样得到广泛的使用,对我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又是一个新的里程碑。”120北京急救中心的专家介绍,AED不仅是急救设备,更是一种急救新观念,一种由现场目击者最早进行有效急救的观念。它可以经内置电脑分析和确定发病者是否需要予以电除颤。除颤过程中,AED的语音提示和屏幕显示使操作更为简便易行。自动体外除颤器对多数人来说,只需几小时的培训便能操作。美国心脏病协会(AHA)认为,学用AED比学心肺复苏更为简单。

据了解,我国现在心脏骤停的病人基本上都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并不是技术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人们的意识不到位。基本上除颤只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有所了解。而发生心脏骤停可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等到医生赶到基本上都错过了最佳的救治时间。

四步教程 助你拥有“救命神技”

使用AED电击可以让致命性心律失常终止(如室颤、无脉性室速等),之后再通过心脏高位起搏点兴奋重新控制心脏搏动,从而使心脏恢复跳动。本报记者从120北京急救中心了解到,操作AED具体可分为四步:

第一步:开 患者仰卧,AED放在患者耳旁,在患者一侧进行除颤操作,这样方便安放电极,同时可另有人在患者另一侧实施CPR。接通电源:开电源开关,方法是按下电源开关或掀开显示器的盖子,仪器发出语音提示,指导操作者进行以下步骤。

第二步:贴 安放电极,迅速把电极片粘贴在患者的胸部,一个电极放在患者右上胸壁(锁骨下方),另一个放在左乳头外侧,上缘距腋窝7cm左右,在粘贴电极片时尽量减少CPR按压中断时间。若患者出汗较多,应事先用衣服或毛巾擦干皮肤。若患者胸毛较多,会妨碍电极与皮肤的有效接触,可用力压紧电极,若无效,应剔除胸毛后再粘贴电极。

第三步:插 将电极贴片导线插入AED主机。分析心律:急救人员和旁观者应确保不与患者接触,避免影响仪器分析心律。心律分析需要5-15秒。如果患者发生室颤,仪器会通过声音报警或图形报警提示。

第四步:电 按“电击”键前必须确定已无人接触病人,或大声宣布“离开”。当分析有需除颤的心律时,电容器往往会自动充电,并有声音或指示灯提示。电击时,患者会出现突然抽搐。第一次电击完成后,立刻继续进行心肺复苏。电极片需一直贴在患者身上,每两分钟左右,AED会再次自动分析心律。

值得注意的是,AED不会对无心率、心电图呈水平直线的伤者进行电击。有部分患者因其心脏基础疾病可能在除颤后无法恢复心跳,此时自动体外除颤器会提示没有除颤指征,并建议立即进行心肺复苏。

好消息

每站一台 除颤仪将覆盖地铁全线

2003年,美国全国范围内开展了PAD计划,以改善在公共场所下能挽救生命的AED的使用以治疗心脏骤停。在亚洲,以日本及香港等人口稠密的国家及地区比较多设置。在香港,医院、警署(包括冲锋队冲锋车上)、救护站及大型商场都有配备AED;自2011年起,所有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辖下的场地均陆续设置AED。2013年4月起,台北市内的台北捷运所有车站、户政事务所、学校等公共场所都装设了AED。

我国AED工程在2004年得以启动,直到2006年年底有了第一台国产AED。2008年,北京市政府一次购买了400台AED。据媒体报道,本次地铁站AED安装工作,将以每站一台AED的配置标准,分三阶段有序实施。2020年年底前,完成地铁1号线、2号线、13号线、4号线、大兴线、大兴机场线、燕房线等7条线路104座车站的AED配置工作;2021年年底前,完成地铁5号线、6号线、7号线、8号线、9号线、10号线、首都机场线、八通线、14号线、16号线等10条线路229座车站的AED配置工作,实现设备覆盖率达84%。2022年年底前,完成地铁15号线、昌平线、亦庄线、房山线、S1线剩余5条线路65座车站的AED配置工作,实现北京市轨道交通路网地铁车站的AED全覆盖。

来源 北京青年报 记者 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