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万年:疫情防控常态化下需要医防协同
天津

梁万年:疫情防控常态化下需要医防协同

2020年11月10日 13:14:26
来源:法治周末

“当下的情形再一次印证,医院的功能不仅仅是医疗,更要走向全方位的健康服务,尤其应对和防治重大疫情是其应有之义”

梁万年

梁万年

2020年,是健康中国行动全面落实年,“十四五”医改方案的酝酿年,也是《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贯彻落实年。

10月31日,2020中国价值医疗大会在北京召开。法治周末记者在此次会议上就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综合医改问题采访了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专家组组长、清华大学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常务副院长梁万年。

梁万年提出,此次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医防协同是必破的问题,这背后除了政策原因,还要有贯彻的理念落实,更要建立有效协同机制。

法治周末: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对我国的医疗卫生体系建设,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以及今后卫生服务的供给体系产生了哪些影响?

梁万年:中国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取得了重大战略性成功。全世界抗击疫情做了很多努力,但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中国的疫情防控效果是最好的,堪称典范。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要继续外防输入内防反弹。

总的来看,我们还有几个方面工作需要进一步强化。一是组织领导体系应急机制;二是防控策略,尤其是措施的精准度和可持续性需要进一步优化;三是以核酸监测为核心扩大预防,强化密切接触者的追踪管理和服务如何进一步升级并且快速到位;四是需要预防信息流行病,就是怎么通过专业和权威的声音传递正确信息,让各方尤其是利益相关者,不要被错误信息误导。

最后一点是社会治理,今后如何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下,有效平衡群防群治和以专为主的关系?在群防群治和以专为主的层面上,专业为主的防控怎么和社会治理体系有效联动?由此,形成一种机制,让大家的责任更明确,连接更通畅。

法治周末: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你觉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后对卫生健康事业改革和发展有哪些启示?

梁万年: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建立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五中全会提出要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我想,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有五点启示。

第一,医疗防控体系。我国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改革发展的方向是构建以非盈利为主体,盈利性为补充,公立医院为主导,多种形式并存的医疗服务体系。此次疫情防控过程中,这个体系构建的战略定位是非常正确的。

发展过程中,坚持公立医院的主体主导地位不能变,政府对公立医院的主导、领导、管理、监督的地位不能变。医疗服务体系的公立性,尤其公立医疗服务体系的公立性不能变。它解决了过去我们在公立医院改革过程中,怎么区分公立医院改革发展和社会力量办医之间的关系。

中国特色的医疗卫生服务改革和发展,公立医院是我们的战略性资源,这种战略性资源对保障国家安全有重要作用。我不是说社会办医不重要,仍然要发展它,满足多层次多样化需求。

第二,公立医院的理念、功能、地位在发生变化。

过去我们讲医院的时候,往往就是讲医疗,但医院的功能不仅仅是医疗,而要更多地走向全方位的健康服务。

第三,信息化,新服务模式的发展是势不可当的。

从这次疫情防控来看,信息化手段无论在流行学调查,密切接触者追踪管理,还是正常医疗服务的满足,以及新冠肺炎的救治上,都发挥着重大作用。

疫情期间,远程医疗迎来大发展,从形式上、到理念上、到政策环境上逐步完善和配套。云技术、大数据、5G技术、物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将会改变主流的医疗模式。目前,卫生系统的信息化建设、服务理念的变革和模式的变革,还是局限在内部管理信息化。医院,尤其是大医院,要主动张开双臂迎接信息化时代的到来,变革服务模式。

第四,健康卫生体系中人力资源的管理和开发是当务之急。怎么开展延伸性的人性化的服务,让医务人员更为安心,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五,社会治理。卫生健康系统的发展,离不开大的社会系统。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更加凸显了卫生健康系统和社会系统的发展必须要协同。这次疫情防控,无论是社区的防控,病人的准入,还是重大疾病的救治,是多系统多部门协作的结果。

法治周末:在你看来,公立医院的改革应该坚持什么方向?

梁万年:公共卫生支持,重大疫情的防控,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救治,是医院存在的应有之意。

医院搞医疗的理念要转变。医院存在的理由之一,要围绕着公共卫生,围绕着重大疫情和事件的防控。在今后的结构、组织体系、学科布局、人力资源的配置,包括考核评价、薪酬分配等上面,医院应该围绕着公共职能来发展,要进行有效的改革和设计,改变现在一切以疾病为中心,以医疗为全部的医院管理理念和医院的定位理念。

那医院如何和公共卫生机构进行有效的协同?预防为主、防治结合一直落实得不是太好,这里有很多的政策问题,但关键还是理念问题。从理念到政策,到具体的措施,如何来搭建防治结合的平台,真正让医疗机构和公共卫生机构实行人员通、信息通、资源通,建立有效的协同机制?这方面,其实是公立医院今后改革发展中,又一个很重要的命题。

再有,2017年,我国提出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67号文),从三个层面作出规定。但到今天为止,尤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后,我们发现,医院只有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不够的,医院要真正有效地发展和改革,最重要的目标是现代医院,现代医院的核心标志和今天所倡导的价值医疗是紧密相关的。我认为,现代医院首先是美好的医院、健康的医院、幸福的医院、平安的医院,更是一个智慧的医院。

公共卫生体系也是如此。此次疫情防控,也暴露出这个体系存在的不足和短板,但总体来看,也充分展示了这个系统是经得起考验的,所以我说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虽然说有很多的不足短板,但必须肯定它的作用,否则,中国的抗疫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结果。

公位体系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即其在整个体系的协同性上,在体系之间的功能定位上存在问题。更为重要的是,长期以来,我们并未真正落实预防为主的卫生健康工作方针。公卫体系机制不活、体系不畅、能力不强、活力不足,这些问题必须要进行改革完善。如何进一步提升其能力,围绕人力资源,围绕机构的活力进行改革是必然的。

来源 法治周末 记者 戴蕾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