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各地民法典实施“第一案”
天津

透视各地民法典实施“第一案”

2021年01月16日 16:55:45
来源:法治周末

1月1日,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的民法典正式施行。

实施十余天来,多地法院陆续宣判了一批适用民法典的案件。涉及设立居住权纠纷、建筑物塌陷致人死亡、隐瞒艾滋病史结婚、“好意同乘”事故责任认定、代位继承等新增设的责任与权益的认定。这些案件的宣判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首例适用居住权案

民法典发布前,不动产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4种权利,民法典新增设了居住权。而对居住权如何设立、适用情形等方面,公众还没有清晰的认知。

1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宣判首例居住权案件,以案说法,明确了设立居住权,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居住权合同方式设立也可通过遗嘱设立。

王迪(已成年)是王家和与李芳所育之女,父母亲早年离婚。王迪称,父母离婚时协议自己由父亲抚养,因此,房屋才归父亲所有。后,王家和与张杨再婚,婚后,张杨把王迪赶出了家门,不让她继续在涉案房屋内居住。因此,王迪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

王家和主张女儿王迪对房屋有居住权,同意王迪的诉讼请求。王家和提出,在与李芳离婚时约定房屋归其所有的前提条件为王迪归王家和抚养,王迪为上学可在该房屋中居住。同时,王家和也认可,在2008年该房屋进行了产权变更,增加了张杨为房屋共有权人,自己与张杨各占50%的份额。

张杨则认为,涉案房屋是王家和与自己按份共有,王迪主张居住权无任何法律依据。

法院审理后认为,王家和与李芳签订的离婚协议只规定了王迪的抚养权和房屋的归属权,在分割房屋时并未为王迪设立相应权利;王家和单方承诺王迪可在涉案房屋中居住是王家和作为王迪监护人应履行的监护义务,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居住权;王家和与张杨再婚后对涉案房屋进行了产权变更,王迪与现房屋所有权人王家和、张杨并未签订书面合同,亦未向登记机构办理登记。

基于以上论述,法院认为,现王迪作为成年人要求确认对涉案房屋享有居住权,无权利基础,其主张既不具有民法典施行前的相关法律依据,亦不符合民法典中关于居住权的规定,故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提醒,对于居住权,民法典施行以前未有法律规定,民法典对此进行了规定,设立居住权,当事人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居住权合同。并且,设立居住权的,应当向登记机构申请居住权登记,居住权自登记时设立。

另外,民法典还规定,以遗嘱方式设立居住权的,参照适用居住权章节的相关规定。所以,居住权设立方式可以是书面合同,也可以是遗嘱,但均需要满足上述相关法定条件。

建筑物塌陷损害责任首案

因工程质量、维修不及时等原因导致建筑物、构筑物塌陷的事件时有发生,涉及建设单位、施工单位、管理人、使用人等多方责任。过去的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建筑物等倒塌致害责任中,除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外的责任人统称为“其他责任人”在追偿时较为困难。

新颁布实施的民法典中,增加了建筑物、构筑物塌陷损害责任,明确了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的责任。

近日,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对一起建筑物、构筑物倒塌、塌陷损害责任案件进行了宣判,明确了管理人的责任。这是民法典正式实施后宣判的首例建筑物、构筑物倒塌、塌陷损害责任案件。

2018年3月,原告杨某之子李甲在等待其女友使用案涉厕所时,由于紧邻厕所入口处的化粪池水泥盖板断裂,致使李甲跌落化粪池而溺亡。经海淀区人民法院调查发现,案涉厕所及化粪池系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且在北京某公司的土地权属范围内,因而原告到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对北京某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北京某公司赔偿其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

被告北京某公司答辩称,其并非案涉厕所及化粪池的建设者、使用者、所有者,被告未实施侵权行为,主观上不存在过错。侵权责任应由案涉厕所及化粪池实际建设者、使用者承担。同时,死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是自身安危第一责任人,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经多方调查,足以证明涉案厕所及化粪池位于北京某公司土地权属界线范围之内,且北京某公司并未有证据证明该化粪池有其他建设者、管理者或明确具体使用者,认定被告对其土地上的案涉厕所及化粪池行使所有者或管理者的职责。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因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或者第三人的原因,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倒塌、塌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或者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

而北京某公司不能充分证实其已尽到对案涉厕所及化粪池修缮、维护等管理义务,故石景山区人民法院认定其对李甲溺亡存在过错,且该过错与李甲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同时,事故发生时,李甲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身安全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亦应对损害后果承担部分责任。

结合本案事实、双方的过错程度及原因力的大小等因素,判决被告北京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赔偿原告杨某各项损失共计1240241.85元。

首例代位继承遗产案

按照原继承法规定,排在第一顺序的人包括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属于第二顺位继承人,如果被继承人第一顺位与第二顺位继承人都先于被继承人去世了,被继承人的遗产将成为无主物而充公。

民法典的出台改变了这一局面,如果兄弟姐妹先于被继承人去世了,他们的子女,即被继承人的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可以作为代位继承人继承大伯、舅舅等人的遗产。

1月4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适用民法典代位继承相关规定,通过调解方式成功化解了一起侄甥代位继承的法定继承纠纷案件。

2011年2月16日,王阿婆去世,由于生前未婚、没有儿女,父母早已离世,仅有的一个弟弟也先于其去世。但弟弟育有王荣、王群等4个子女,王阿婆晚年一直由侄子王荣照顾。按照原继承法有关规定,王阿婆走后遗留的房产无人能继承,属于无主遗产,虽然侄子王荣一直在抚养老人,但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仅可分得适当的遗产,仅占遗产中很少的一部分。

虽尽到主要的扶养义务,但也难以继承姑妈的全部房产,这一直是王荣的心病,多年来难以释怀。此次民法典对代位继承范围的扩大,让王荣看到了希望。

2020年12月8日,王荣起诉到法院,请求继承姑妈名下的房屋遗产。

1月4日,在指导法官黄凯的主持下,调解员姚卫民组织王荣与其他两位当事人调解。最终,由王荣一人继承被继承人王阿婆名下的房屋遗产。

黄凯表示,民法典中规定侄甥的代位继承权利,增加了财产在亲人之间传承的可能性,减少被继承人的遗产无人可继、收归国有的情况,体现国家对公民私有财产的保护。

除了上述案例,多个民法典适用“第一案”,在多地持续宣判。

在过去,如果驾驶员好心开车,免费搭载别人发生事故,司机很可能要承担赔偿责任,有时甚至是巨额赔偿,但民法典首次对“好意同乘”作出了明确规定,为善意的供乘人减轻责任。1月4日,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适用民法典的好意同乘规定,通过调解顺利结案。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梅陇法庭对一起婚姻案件进行宣判。原告李某与被告江某经人介绍相识确定了恋爱关系,并订婚、同居。李某怀孕后,双方登记结婚。登记后,江某向妻子坦白,已身患艾滋病数年,且长期服药。李某几经内心挣扎,决定终止妊娠,并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婚姻。法院依据民法典撤销了原被告的婚姻关系。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健康权侵权纠纷案件。原告宋某在自发组织的羽毛球比赛中被对方击出的羽毛球击中右眼受伤,遂将球友周某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法院认定,宋某为“自甘冒险”的行为,且被告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来源 法治周末 记者 孟伟